喵王小说 > 玄幻小说 > 为民无悔 > 第两千一百五十四章 这回往哪跑?
    “吱扭”,

    尽管声音极其轻微,对方也加着小心,但清瘦男人还是听到了。虽然他面朝里躺着,也紧闭双眼,但他根本就没睡,其实他也睡不着。他清楚,自由的日子已经开始倒计时了,还清楚那个人要离开。

    果然靠不住,关键时候还是走了。想想自己的忠心,想想这几年的付出,想想对那个人的不离不弃,清瘦男人不禁眼泛泪花。他悔呀,悔不该跟了这么个人,这是什么人呀,自私自利、好色贪婪、外强中干、无情无义,把所有形容人性阴暗的词送给那人都不过分。

    清瘦男人不只是悔,更感到深深的凄凉与悲哀。可怜自己一片诚心,一腔忠义,到头来混了这么个结果。这还没刺刀见血,还没到真正生死一刻的时候,对方已经把自己放弃,独自奔命去了。

    就凭你,能跑的出去吗?自投罗网还差不多。

    哎,这样也好,省得自己多一份牵挂。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吧。

    想到这里,清瘦男人又听了听,确认那人已经离去,便从床上起来。

    来到地上,从床底翻出一个小包,揣到怀里,看了眼那张床上换下的衣物,清瘦男人拉开屋门,绝决的走了出去。

    ……

    太困了,四十多个小时劳心劳力,在天光将亮的时候,楚天齐睡着了。睡着之前,他接到了一条短信,这条短信内容也加速了他入梦的进度。

    “叮呤呤”、“叮呤呤”,

    清脆的铃声唤醒了楚天齐。

    拿起手机看过,楚天齐略一迟疑,按下接听键:“周厅长,您好!”

    手机里传来声音:“楚市长,有时间吗?到我这一趟!

    “好的,我现在就过去!背炱胪纯斓挠Υ鹱。

    结束通话后,楚天齐又翻出那条短信端详了一会儿,心中暗道:跟这事有关?要说什么呢?

    稍作迟疑后,楚天齐离开了屋子。他发现,现在已是上午九点多。也就是说,自己在医院待过差不多两昼夜了。

    嘱咐过现场人员严密关注魏龙情况,有异常及时汇报后,楚天齐下楼,乘车出了医院。

    按照楚天齐吩咐,岳继先驾驶黑色越野车,径直到了省公安厅。

    从车上下来,楚天齐上楼,敲响了副厅长办公室。

    “进来!蹦猩鑫葑。

    楚天齐推门进屋,打着招呼,走向办公桌:“周厅长,您好!”

    周子凯站起身,绕过桌子,迎了上来:“楚市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周厅长,说笑了!背炱胄ψ盼兆《苑缴炖吹挠沂。

    “楚市长,你太谦虚了,这是应该的。虽然同为副厅,可含金量却不一样,你那是完全纯金的,我这顶多也就是镀金。关键你随时会升职,也肯定能升职,我却只能以副厅退休喽!敝茏涌档囊槐菊,甚至还很夸张。

    对方虽然是在调侃,楚天齐却也不好接话,只得含糊的说:“周厅长,在您面前,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是小字辈!

    周子凯“哈哈”一笑:“这话爱听。坐,坐下说!

    楚天齐说了声“谢谢”,坐到对面椅子上。

    周子凯拉开抽屉,取出一沓纸张,递了过去:“看看这个,我亲自监听了整个过程!

    接过纸张,楚天齐一眼便看到了标题——“审讯记录”,他暗暗点头:是了,果然是了。

    “一开始他还不交待,什么都不说,只到警方出示了打捞汽车的照片,又展示了手机上的联系号码,这家伙才一五一十的交待出来!敝茏涌肿隽怂得。

    “我就知道,这家伙绝对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被赜,楚天齐看了起来。

    这份审讯记录,的确是警方对风流秀士的审问,前面都是诸如“姓名”、“性别”、“职业”、“住址”等例行问答。对于这些,楚天齐简单用眼一扫便略过,直接看起了后面内容。

    问:“这次袭击事件,是你策划的吗?”

    答:“是!

    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答:“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问:“你知道袭击的是谁吗?”

    答:“刚开始收定金的时候,还不清楚,正式实施前,知道了被袭者的身份!

    问:“好大的胆子,明知是政府官员,竟然还敢下手?”

    答:“一开始太贪心,贪图高额佣金,该关注的细节没注意到。知情后,又心疼支付数倍违约金,便干脆铤而走险!

    问:“这可不是一般的铤而走险,你们是想要一名政府官员的性命。杀人偿命,你这是把所有参与者的脑袋都赌上了,你就不怕事情败露,就不怕吃枪子?”

    答:“怕。但是贪念一旦占了上风,也就怕得没那么厉害了。更重要的是,也在侥幸,觉得警方未必能知道我,更不会这么快抓到我,我有足够的时间跑得很远,包括跑到国外。可是从现在来看,我显然是高估了自己。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是死活也不接这活,有命挣钱也得有命花呀。所好他并没有死,更没有受伤,这也相当于救了我的命!

    问:“你还真会自我宽慰。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有一事不明,就是岸边没有一点车辙,商务车是怎么进的水里,难道是飞进去的不成?”

    答:“亏你们各个自诩破案专家,却连这么简单的事项也想不明白。那太简单了,从另一方向把车停到水边高处,取出后备箱提前准备的地毯铺在岸边,沿着地毯开到岸边,人从车上下来。然后借着坡度,再把汽车推进水里就可以了,最后连同地毯一并投入水中!

    问:“说出那个雇凶的人吧。他或他们到底是谁?”

    答:“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吧。他就是……”

    “叮咚”、“叮咚”,两声短促铃音响起。

    向着周子凯点点头,楚天齐取出手机,翻出新收到的消息。上面仅有一句话:周厅长亲自关注案子,他说要找您谈。

    这也太的后知后觉,我都坐在了这里,已经和厅领导聊半天了。楚天齐暗自腹诽着自己的学生。

    “楚市长,幕后黑手已经出来了,我想风流秀士的交待绝对属实,你想怎么办?”周子凯适时说了话。

    楚天齐微微一楞,然后干脆的说:“按程序办,不折不扣的追下去,把黑手揪出来,直接斩断!

    “真要这么办?”周子凯追问着。

    楚天齐郑重的点点头:“是。为了一点儿臆想的私仇,这家伙一次次不择手段,这次竟然疯狂到了这种程度。就因为这家伙的丧心病狂,老魏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前二十四小时里已经出现三次危险,生死不明。不冲别的,仅为了老魏,也绝不能放过他。我不管他背后有什么,只要作孽,他就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必须承担为此产生的一切后果!

    周子凯缓缓的说:“这家伙确实丧心病狂,竟然雇佣杀手,欲制你于死地,导致你和朋友付出了沉重代价。按理来说,对于这样的家伙无需废话,该怎么查就怎么查。可你想过没有?如果这么查的话,虽然你是绝对的受害方,但对你的负面影响可是非常巨大的。也不敢保证牵扯出什么来,是否好收。俊

    “不能为了顾全影响,就让坏人逍遥法外吧?”楚天齐道。

    周子凯摆摆手:“我的意思不是要放过他,但是否可以采取更稳妥的方式?‘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可取呀。现在你是省部级后备干部,打通定风山项目又干的风声水起,如果就因为此事抵消了正面效应,那太可惜了!

    “如果前怕狼后怕虎,那也太……”楚天齐话到半截,停了一下,然后又道,“无论采取什么方式,负面影响也不可避免,有人可能就等着这样呢!

    “对,肯定有人就等着,等着拿这事做文章,给你泼脏水呢。同样是负面影响,但影响和影响是绝对不同的,影响越小越好啊。三思呀!敝茏涌档挠镏匦某。

    楚天齐没有立即接话,而是沉思起来。

    ……

    雁云市郊区,一个蓬头垢面的人缓缓行进着。这个人不但面目肮脏不堪,衣服更是油腻腻的,已经看不出来本色。

    尽管天气已经比较暖和,但此人脖子上还围着一块破布,遮住了嘴巴和下颌,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双手还不时比划着,像是脑筋有什么问题。

    此人已经在这里行进了一段,期间也看到了好几辆过往的班车,虽然他驻足偷看,但却没有上去。

    “突突突”,一辆农用车驶了过来,奔向城外方向。

    略一迟疑,他冲着农用车,挥动了手臂。

    农用车并没理睬他,还适时向路边偏去,要躲开此人。

    注意到这个情形,他直接蹿到路中,冲着来车方向,双手不停的挥舞着。

    “嗞……”农用车停在近前,司机大骂着,“找死呀!

    “求求你,拉上我吧,我的钱物都被人劫了,你把我带到妹妹家就行,就离着没多远,可我这腿!贝巳怂底,抬手抹起了眼角。

    略一迟疑,司机说了声“好吧”,推开了车门。

    此人眼中喜色一闪,冲着省城方向咬了咬牙,脸上浮现一抹笑容。

    事不宜迟,此人动作敏捷的坐了上去,“咣”的一下关上车门。

    司机忽的转过头来,一把抓住了他,脸上露出笑容:“张鹏飞,这回你还往哪跑?”

    “。俊贝巳司粢簧,就要推门下车,可胳膊就似被“铁钳”咬住一般,哪能动弹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