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王小说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七十三章 师傅赖床
    西:刂,万寿山山脚一无名寺中。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纸,斜斜的投射在床上,南柯大师抱着脑袋,在床上翻来覆去。

    “完蛋了,完蛋了,老衲都干了些什么!”南柯大师痛苦的呻吟,他刚刚从梦中醒来,昨天一夜,他终于又一次成功,然后迅速的死去,这个过程不到短短的一刻钟。

    就是这短短的一刻钟,他看到了令他自责的一幕。原本繁忙热闹欣欣向荣的小岛,变成了一片绝域,成了虫群的天下。他附身这人,东躲西藏,终于还是被虫子找到,丧生于虫口之中。

    刚忙完早课的心缘小沙弥趴在门口,透过门缝往里看去,看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南柯大师,心有所悟。

    他记得,自己以前赖床的时候也是这个模样。

    心缘小沙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从功德箱里取出所剩不多的银钱,小心翼翼的放在小包包里,然后揣在怀中,拍了拍,转身走出了寺庙,到了县城中。

    他准备做一顿师傅最爱吃的青菜豆腐汤,以前他赖床的时候,师傅就是如此。不过不是青菜豆腐汤,而是又大又甜的桃子。

    嗯,从五庄观摘的。

    “小心缘!笨醋怕踝判《掏仍谌巳褐行凶叩男∩趁,摆摊的大婶招呼。

    心缘小沙弥双手合十,口念佛号:“阿弥陀佛,张大婶好!

    大婶粗糙的大手摸了摸他光光的小脑袋,满脸疼惜:“这么早就来县城啊,看这小脸,都是汗,累了吧,不如歇歇,吃碗面再走!

    心缘小沙弥用力的摇了摇头:“不了,张大婶,师傅在赖床,我要去给师傅做青菜豆腐汤。师傅最爱吃青菜豆腐汤了,闻到香味他肯定会起来!

    听到这话,大婶笑得眼睛都弯了:“哎呀,我家的小心缘都会照顾人啦!”

    说着,大婶眼珠一转,道:“小心缘,当和尚没意思,每天过得清苦,你师傅也老了,不如来给我当儿子吧!”

    心缘小沙弥满脸通红的挣脱了头顶的大手,惊慌失措的道:“不要!”

    接着,拔腿就跑,店铺里的食客笑成了一团。

    有人忽然道:“诶,没想到啊,南柯大师也会赖床!”

    “不会吧?那毕竟是南柯大师!”

    又有人道:“我看是真的,毕竟小心缘也不会撒谎,而且,他也不爱吃青菜豆腐汤!

    心缘小沙弥贪吃,基本上人们都知道他爱吃甜的,虽然做得一手清淡可口的青菜豆腐汤,但这个却不爱吃这种东西。

    “小心缘!备账妥呖腿说囊そ慵叫脑敌∩趁,疲惫顿消:“这么早!”

    “嗯,师傅在赖床,我要给师傅做青菜豆腐汤!

    看到心缘小沙弥乖巧的模样,窑姐终于忍不住调戏:“走累了吧,要不要来姐姐屋里坐坐!

    心缘小沙弥小脸通红,狼狈而逃,窑姐咯咯直笑。

    卖猪肉的王屠夫看到了心缘小沙弥,剁下来一块肉:“小心缘,这么早!”

    “嗯,师傅在赖床,我要给师傅做青菜豆腐汤!

    “真乖,拿块肉走吧!你正长身体,得吃肉!

    心缘小沙弥连连摆手,飞快离去。旁边买肉的路人笑道:“王屠夫,我家儿子也在长身体,不如把这块肉送给我吧!”

    “滚蛋!”王屠夫骂道:“你那儿子又不如小心缘可爱,长得跟你似的,歪七扭八,凭啥给你!

    买肉的路人气得鼻子都歪了,道:“说的好像你很好看似的!”

    没了师傅的;,心缘小沙弥历尽千辛万苦,躲避了差点被别人收去当儿子、当童养夫等重重;,摆脱了一只只摩擦他小脑袋的魔掌,终于买到了青菜和豆腐,满头是汗的出了城,沿着羊肠小路回到了寺庙。

    到了厨房,开始做青菜豆腐汤。

    “阿嚏。!”南柯大师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根本不知道,自己赖床的事已经风靡全城了。

    这一边,平静祥和。另一头,同样平静,可就不那么祥和了。

    东海,距离南瞻部洲东海岸不远处,一个平凡的小岛码头前,大大小小30余艘船停泊在海上,随着海浪起伏。

    太阳渐渐升高,气温微微偏暖,不热。可是气氛,沉闷压抑。

    天:派,一群人围在一起,看着盆中海水里挣扎死去的虫子,众人略微放下心来。

    这虫子,不会游泳,在水中会被淹死,不过却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勉强怕水。不过遇到海水,效果就强上许多。一遇到海水,它就会剧烈挣扎,然后迅速死去,效果和鬼哭口中混合了盐的石灰差不多。

    略微放心后,众人就开始无所事事起来。

    所有船上擅长占卜者或者灵觉敏锐者都发现了异常,船只不敢轻易离开,高层正在寻找方法,却没有下面普通船员什么事,他们也没能力插手,于是各自用自己的方法打发无聊时光,排解心头的压抑和恐惧。

    船上少有女人,即便是有,要么是某位强者的女人,要么本身实力不俗,不好招惹,又或者长相不敢恭维。

    总之,用肉欲之类打发时间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开始盛行起赌博。

    鬼哭不喜欢常规的赌博,假和尚喜欢,小鱼向往,差点加入其中,却被假和尚揪着耳朵拽了出来。为了做个榜样,假和尚干脆也不参赌了,和鬼哭一起,玩起了游戏,实际上也是赌博。

    他们乘着破浪舟在海面穿行,没过一会儿,就网起了一大网的鱼,拖到了天:派。

    假和尚随手抄起一条鱼,拍在甲板上,道:“就这条了,我猜没有,你们猜呢?”

    鬼哭道:“有!

    小鱼想了一下,决定相信假和尚:“没有!

    假和尚拔出尖刀,剖开鱼腹,翻找了一番,挑出一个指甲盖。

    小鱼脸色狂变,假和尚哈哈笑道:“还真有!

    按照赌约,假和尚与小鱼要吃了这条鱼。鱼香味弥漫,假和尚面无表情的吃了一半,小鱼痛苦挣扎的吃了一半,然后趴到船舷上,大吐特吐。

    假和尚到了鬼哭身边,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没有?”

    鬼哭耸了耸肩膀:“按照赌约,猜错的吃,如果没有,就吃了呗,没什么大不了的!

    假和尚双目圆睁,顿时用力一拍脑门:“我怎么没想到!”

    鬼哭道:“不然呢,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跟你玩这种无聊的赌约!

    假和尚无语,小鱼听到这话,吐得更厉害了,泪眼朦胧。

    他们赌的是鱼肚中有无明显的人体特征,没有的几率确实要大一些,不过,账明显不是这么算的。

    如果有明显的人体特点,那么说明这条鱼是绝对吃了人的,心理负担大。如果没有,那就说明这条鱼有可能吃的人有可能没吃,心理负担小上很多。

    无聊的赌约就这么结束了,到了中午的时候,情况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