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王小说 > 都市小说 > 论妖怪的一万种吃法 > 第103章 夜未央,遍地成殇第一更求首订
    画面之中。

    云层遮蔽住了月色,各种各样褪去人皮的妖怪,肆虐在整个第七区。

    那些血色就像是缤纷绽开于天际的烟花一样,散落遍布在各个地方。

    暗红色的血液,如同一朵一朵盛开的花。

    尸横遍野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残肢断臂。

    在这样一场妖怪和人类觉醒者的战斗之中,普通人压根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死伤最多的,也是这些普通人。

    穆白甚至看到了让他触目惊心以至于能直接感受到心脏在震颤的画面。

    他看到一只本体不知道是鹿还是麂子的妖怪,正在手撕看起来应该都未满月的婴儿……

    这些……畜生!

    畜生。!

    画面继续在穆白的脑海中连贯出现着。

    从小巷楼下的残缺尸体再到已经变成墓地的住宅区,从一片血海像是屠宰场的网咖到24小时营业酒吧中的红白之物相互交融……

    在那些妖怪手下,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普通人,连待宰的羔羊都算不上。

    他们就像是薄纸一般脆弱,脆弱到仅仅是碰到火星,生命就会燃烧殆尽。

    这些画面带给穆白的信息,只有两个字——绝望。

    他突然开始懂得为什么秘部要隐藏世界真相,让人类社会始终处于表面的和谐之中了。

    至少,再这样的情形之下,在秘部通过各种方式手段尽力去维持人类与妖怪的平衡的时候,大家还有活着的勇气,大家还能活着,甚至有大部分人,终其一生直到自然死亡,都不会知晓这个世界最深层次的黑暗。

    可如果把一切公之于众……

    就连身上有着神秘血脉,已经拥有许多远超觉醒者层次能力的穆白,也会对这些此时此刻出现在他脑中的画面心生震颤,何况那些普通人呢?

    他们要是知道这些,会活不下去的。

    无论意志多么坚强,无论多么乐观,如果这样直面绝望,没有任何反抗希望的绝望……

    或许在这一幕幕上演之前,绝大部分普通人就已经回生出自缢的念头。

    视自己为万物之灵的人类,绝对不会接受自己只是妖怪食物的设定。

    而一旦这个设定无可变更,必须要接受的话,他们还愿意作为食物活下去吗?

    就像是养殖场的猪、羊、鸡、鸭,吃着饲料长大,在某一天被杀掉变成人类餐桌上的菜肴。

    人们一直都坚定地认为,只有人类才是最高级别的猎食者,特别是那些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粤省人。

    告诉他们,告诉无所畏惧的他们变成了食物……

    他们真的还能活下去吗?生存若干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清楚地知晓自己可能会在一个月、半年之后作为食物被妖怪吃掉……

    最可怕的,从来不是天灾人祸突然导致的死亡,而是身患绝症无药可医只能等死的死亡。

    被病痛折磨,被医生那句“你时间不多”折磨,远远比遭遇车祸在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已经死去要更为痛苦。

    秘部不告诉普通人一切,是因为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

    在活下去,在有一天能够让这个世界没有这些吃人的妖怪之前,人类族群需要继续繁衍,人类文明需要继续传承。

    而不是……知道自己是食物之后放弃一切。

    说不定……知道自己是食物之后,某位掌握着核武器发射按钮的总统一急之下……抱着跟妖怪同归于尽也要捍卫人类尊严的想法,按下那个按钮把这个星球的一切生机灭绝……

    这不是没可能发生的事,在无边无际的极度绝望状态下,人是会疯的。

    年过七旬脊背佝偻的老者,呜咽着在自己老伴残缺尸体前痛苦,他全然忘记自己已经断了一条腿,全然忘记了神经系统反馈给他大脑的痛楚,此刻的他心中,只是意识到了十分钟前一头前所未见的大熊撕碎了和他相濡以沫五十年的老伴。

    初为人父的爸爸满手是血的捧起自己刚满一岁大的儿子,他痛哭流涕的嘶吼着,试图努力将儿子断掉的四肢接上,可……无论他怎么接,都再也接不上了,孩子早已没有温度。

    耄耋之年的老人因为上洗手间,躲过了闯进屋内妖怪的杀害,等有便秘毛病的他走出洗手间发现不对劲后,他产生一种这一栋楼只有他一个人的直觉,目之所及,不是裸露在外的脏器就是淋漓的鲜血……他突然而然地流下了无声的泪水,尽管他还没能从这些画面之中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总觉得这样的场面似曾相识,就像是许多年以前,十一岁的他跟着军队前往半岛之时,那里的尸横遍野。

    不……并不一样。

    他记了起来,那时候年仅十岁出头的他成为军人,在一次敌军突袭的情形之下,见证了全连绝大部分人的牺牲,可就算那时,他也没有过多伤悲,因为敌人的枪炮仍然在不:涿。

    可这一次……

    敌人呢?敌人在哪呢?

    就算已经九旬,看透人间是非,明辨世界真理,快要到归化而去的年纪,他也仍然不能从中淡然过来。

    他像是突然回到了懵懂无知的幼年,因为什么都不懂,所以从未知之中体会到了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这个年纪的绝望。

    无声的泪缓缓溢出。

    就在这时,在楼梯间默默哭泣的他,突然隐约听到有响动传来。

    高龄下的他,听觉是在:,当他还未分辨出响动究竟从何处传来的时候……

    “刺啦”一声,带有长长指甲的爪子直接捅穿了他的胸腔,一颗微弱跳动的心脏被直接生生拔出。

    他失去了生命体征,彻底归去。

    路过的狼人,咬了两口心脏之后,似乎是嫌弃老人的心不太好吃,将其随意丢弃,迅速离开了现场。

    穆白的眼眶已经湿润。

    画面……

    仍在继续。

    普通人,就算是满身肌肉的壮汉,在那些妖怪之中实力最为低下者面前,也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一般,任由妖怪杀害玩弄。

    而除了这些普通人之外,那些或是身着制式服装或是身着便衣的觉醒者,情况也并未好到哪里去。

    就算从平均实力来看,他们是高于甚至远高于妖怪的,但英雄好汉的双拳,也很难敌过四手。

    觉醒者比英雄好汉要强,可……

    一位觉醒者能同时应对一头两头甚至三头四头妖怪,但他如何去应对十头妖怪一起发起的进攻?

    实力低微者,在妖怪群起攻之后会被撕碎身体,实力稍强者,会在觉醒之力被妖怪车轮战消耗殆尽后,以差不多的样子被撕碎身体。

    觉醒者的伤亡,相当惨重。

    从这些画面之中,穆白看到了许许多多觉醒者奋力抗争的画面。

    甚至,他还发现了远比他熟悉的面孔更多的生面孔,这些人的身份不用细想也大概能够猜到。

    他们从容城其他区域甚至容城总局抽调过来的人员。

    饶是分局的力量有所补充,但对于那头名叫赤的大妖筹划已久蓄谋已久的示威行动来说,也显得不太够用。

    可就算如此,所有觉醒者也仍然在奋力抗争。

    哪怕是用他们的命去填,也一定要让这些畜生死去,也一定要抹杀这些畜生。

    夜未央,遍地成殇。

    分局基地处。

    柳小烟的重剑已经沾满了紫色的鲜血。

    她的身上,同样浸染着这种紫色。

    毕竟是分局实力最强几位觉醒者之一,作为执法处这样的绝对一线部门的领导,她并不是靠着关系上位的,而是足够的硬实力在支撑她的地位。

    可就算截止目前她并未受到任何伤害,但极力催动体内觉醒之力与妖怪战斗的过程之中,那种疲惫和觉醒之力不断消耗产生的怠惰感,越来越重。

    但参与总攻的妖怪数量,虽然因为人类觉醒者的奋力抗争减员许多,可仍然有着那么多……

    而比起自己已经濒临力竭的边缘,柳小烟更担忧的,是始终没有露面的赤。

    也许,还有并未露面过的白狼王。

    甚至……还有其他远强于普通妖怪的这部分精英可能会出现。

    她的担忧越来越深,她尚可动用的觉醒之力越来越少,她的反应也越来越慢。

    这样的状态甚至使得她以手中墨黑色重剑建立起来的防线出现了一丝缝隙。

    有妖怪冲了进去。

    背靠这个方向的一位觉醒者遭到了偷袭。

    妖怪似乎是没打算活着退出去,偷袭之时为了确保一击毙命,甚至直接使用了“献祭”。

    它也的确达到了目的。

    那名被它偷袭的觉醒者应声倒地。

    而它,也在下一瞬被一把墨黑色重剑从中斩断为两截。

    紫色鲜血漫天飞扬而起。

    眼下的局面,并没有过多时间给柳小烟去感伤去后悔,她甚至来不及看一眼倒地的同事,就得重新挥起重剑面对身后的敌人。

    她的眼睛充满了血丝,那是愤怒和疲惫夹杂而成的表现。

    她用尽全力在击杀,就像是只会击杀的机器一样。

    最后一抹微不可查的月光被乌云完全遮住。

    遥远之处,人皮从空中掉落在地上。

    一头大蛇,吐出了蛇信。

    ----

    P.S.第一更!3000字!求首订!订阅!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