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王小说 > 穿越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爷 > 0272 心若有灵


    “那是一个很小,但是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却是海上霸主的王国。她们那儿大约只有一百万人,土地面积和我们目前的福建差不多大小”。杨凌对成绮韵耐心地解说着。

    “嗯,那么她的真实身份是”

    “她是当地贵族,她的祖父曾追随葡萄牙国王若奥一世的三王子亨利航海探险,立下许多战功。但是亨利王子对政治并无兴趣,他后来到了远离京师里斯本的最南部,一个叫阿加维省的地方任总督,并在那里创办了航海学院。

    他的追随者、阿德妮的祖父也住到了那里。前两年一些激进的海军军官认为国王约翰二世的航海政策还不够积极,同时在航海过程中和西班牙在争夺新领地的过程中太过示弱,于是他们蓄谋兵变作为航海世家,阿德妮的家族在海军中有很大的影响。她的家族也是其中的重要支持者,积极参予此事的是她的叔父、一个狂热的海上冒险家。

    阿德妮是个贵族,是她父亲爵位和领地的唯一合法继承人,很早就继承了男爵的袭号。她本人堪称天才少女,她精通各种航海知识,14岁时她改进了象限仪、横标仪两件重要的航海仪器,并且把咱们大明传过去的罗盘和沙漏改造的更加精确,这对靠航海维持国家兴旺的葡萄牙具有重大意义。

    为此国王授予她最高荣誉勋章,并破例允许她成为军人,在佛郎西斯科海事学校任见习教官。但是糟就糟在阿德妮为了增长阅历和实战经验,随同印度洋海军司令达.伽马远征期间,她把自已的印衿、领地和财产全部委托给了她最信任的叔父监管,因此对于政变一事她无法辨清责任、脱身事外。

    这场未遂政变流产后,国内把抓捕到的谋反者一一送上断头台,并下令远征军司令达.伽马立即派人将阿德妮押送回国接受审判,幸好这位海军司令对参谋本部的这位女上尉非常有好感,把她当成自已的女儿一般,得讯后悄悄通知了她,让她立即逃走。

    阿德妮逃走后不久,就被往东方探险的海盗佩德罗抓获,由于阿德妮精通各种航海知识、对于地理、气象、信风、海流和火炮都有专长,尤其是那些海盗不太精通的所以被佩德罗视为瑰宝,她在海盗船上的地位很特殊,既是一个囚犯、同时又是海盗们的教官!

    成绮韵目中异采一闪,赞道:“了不起的女孩,传奇的经历,呵呵,真看不出她有这么大的本事”。

    杨凌笑了笑道:“那里的贵族学习的知识非常庞杂,她不但懂得这些,懂得好几国的语言,对于政治、经济、军事和神学都有涉猎,不过这些东西对海盗们来说就没有什么用处了。

    他们掌握了做为一个海盗足够的知识后就准备处理掉阿德妮,恰好这个时候海狗子派人到吕宋一带搜罗异国女人要送给我,见到阿德妮认为这个女人应该能令本督开心,于是便重金买了下来送给我,哈哈哈,本督的确是很开心,非常开心”。

    杨凌笑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他吓唬阿德妮只不过想套问一下西洋火炮的奥秘罢了,怎知道运气这么好,给他送来一个精通火器、西洋船的战术,系统地学习过航、绘图、天文等知识的女骑士、女教官。

    姑且不论她的战法战术、航海知识是否比大明水师要高明,仅是她所了解的军官培养制度,绝对是科学、正确的现代军校雏形。

    她一个人简直顶八个水师啊,大明水师无论软件、硬件都要彻底改变了。看来回京后就得和皇上说,筹备成立大明皇家海军院校,大航海不能少了大明的一席地位,大明的水师军官必须是经过严格培训的合格军官。

    “赞美上帝”杨凌笑完了,脸色刷地一收,说道:“因为听说大明要与东西方万国交流,她担心我们会和葡萄牙建立外事关系,会将她这个钦犯遣送回国,所以才一直不敢说出真实身份!

    “现在她是竹筒倒豆子,都招了,不过泪流满面,等着我处死她呢,你看怎么办”

    “收了呗”

    “”,杨凌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叹气道:“我就多余问你”

    见他转身要走,成绮韵连忙追喊了一句:“不然就说大人十分同情她的遭遇,决定收容她、;に美病。

    看着杨凌转过了廊角,成绮韵低声嘟囔道:“嘁,放着最简单最省力,不对,是最简单最省心的法子不用,偏要自讨苦吃她的心思我还看不出”

    杨凌回到自已的书房,这里已唤了两名亲兵把守,阿德妮愣愣地坐在惯:退缏凼弊哪前岩巫由,轻轻的抚着桌上的公文,眼神痴痴的,也不知道在想些甚么。

    西方的国度,都是功利第一,即便是正规的军队,也充满了欺骗和血腥。阿德妮就曾亲眼见到她所尊敬的达.伽马司令官在基卢瓦诱骗苏丹上船商谈通商,然后却背信弃义地扣留了他,强迫他每年向葡萄牙进贡。

    在坎纳诺尔附近,他们的军队又洗劫了一艘从麦加朝觐回来的穆斯林的船只,然后把全船近四百人,包括许多妇孺关进船舱活活烧死。在卡利卡特,他们为了炫耀武力,把友好地向他们兜售鲜鱼的38名渔民吊死在桅杆上,然后炮轰卡利卡特。

    这位对她非常慈祥和霭的长者,一支舰队的司令官,还命令士兵把吊死的渔民砍下头、手和脚,把躯干扔进大海,然后把砍下的肢体堆在一条小船上,送还给城里的居民,恫吓他们,最终逼迫他们答应葡萄牙人可以在此设立据点,并独占柯钦的对外贸易。

    他可以偷偷让自已跑掉,可是如果知道自已落入了可能与葡萄牙王室取得联系的政权手中,说不定就连他都会毫不怜悯地想法除掉自已。这不是冷血,而是现实,葡萄牙曾经任凭一位亲王人质被摩尔人处死,也坚决不放弃一个毫无利益的休达港。

    难道大明会例外杨凌是一位总督、是一位统帅着数十万大军的元帅,他曾经一声令下砍掉上千颗人头,比起达.伽马司令官还要冷血,他虽然对自已不错,可是一个身居如此高位的人岂会不权衡利益得失,岂会容留一个将要通商贸易、而且海军异常强大的国家的钦犯

    亚莉阿德妮根本不敢奢望杨凌会放过她,除非奇货可居,留着她将来送给葡萄牙王室做为表示友好的礼物,而她将被带回国去,押上里斯本的断头台。

    杨凌回来了,她没有抬头,但是那熟悉的脚步和他的气息,使她注意到那个身影的接近。阿德妮慢慢站起来,转过身凝视着杨凌的双眼,说道:“大人准备如何处置我”

    杨凌诧异地道:“处置什么我想你可以留在我的身边,加入我的参谋本部,一展所长,怎么样”

    阿德妮的眸中闪过一丝深深的痛楚,她凄然笑道:“就象佩得罗船长一样当我的利用价值被榨光了,再把我还给葡萄牙王室,用来交换信任和友谊”

    说着,她的泪已流了下来:“大人,我宁愿死在你的手里,杀了我吧,不要再把我送来送去,你你可以把我的尸体还给葡萄牙人,但是不要残忍的,让我活着看到你看到你出卖我”

    她的身子发抖,一下子扶住了案头,这才撑住了身子。杨凌恼了,跺脚道:“谁说是利用了你,然后就出卖你了可恶,你竟然把我比作一个唯利是图的海盗船长”

    阿德妮泪眼朦胧地看着他道:“难道不是”

    她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你在苏州时,说过我是你的女人,而现在你知道我是一个罪犯,你碰都不敢碰我,为了回避我,让我加入你的参谋本部。哈哈哈,就象佩德罗船长一样,我是他的大副,一个囚犯大副”

    碰到这种钻牛角尖的女人真是有理说不清,杨凌满心苦恼:“这算什么啊,哭成这个样子,我怎么就想杀你了

    难道要想不流泪,唯有让你流血太邪恶了,太邪恶了”。

    他闭了闭眼,无可奈何地道:“我怕什么啊谁要杀你了算了算了,你是我的未婚妻,未婚妻成了吧”

    “未婚妻”阿德妮咀嚼了一遍,读懂了其中的意味,她满眼的惊喜,对杨凌道:“是真的我可以公开这种身份吗”

    看到杨凌点头,她忽然雀跃着扑过来,环住杨凌的脖子,在他唇上重重地一吻,然后移开身子,满脸红晕,眸光迷离地道:“我相信你了,大人!

    “可是你的词语为什么总是那么古怪,很多词都是我从前没有听其他大明的人说过的”。

    杨凌干笑道:“这个我精通六个省的方言,相当于你精通的六国语言,我还会喝酒、下棋、钓鱼、游山玩水等等专业技能,学识非常渊博”。

    阿德妮“噗吃”一笑,忽又敛起笑容,黛眉蹙起,担心地道:“真的没有问题吗我要不要从此隐姓埋名我们国家的人正在陆续到达东方,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国家的舰队就会出现在南海,如果被他们发现我的存在,用拒绝交易相威胁,向大明皇帝索取我,你不用听从皇帝的命令吗”

    杨凌笑了起来,他摆手道:“不可能,不可能,如今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威胁大明向他们交女人。至于以断绝贸易相威胁,更是可笑,也许我们大明倒是可以威胁一下,声称只和除了葡萄牙之外的西洋诸国交易,从而迫使葡萄牙交个公主出来,谁有本钱威胁和大明断绝贸易呀哈哈哈”。

    “大人已经三天不见人影了,也是喔,福州城很美啊,该当的带她出去走走,未婚妻嘛”。成绮韵的声音明显有点吃味儿,瞧见杨凌来了,明明满是欢喜,还是醋意十足地白了他一眼。

    她的醋味表现的恰到好处,不招人厌,神情娇俏动人,说不出的美妙,道不尽的风情眼波流动的一瞬间。

    “呵呵呵”,杨凌显然心情大好,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成绮韵刚刚坐过的躺椅上,紫竹的椅面有些温热。

    成绮韵对丫头低低地吩咐两声,然后娉娉婷婷地走回来,翠袖一拂,在他旁边圆登上坐了,说道:“大人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啦”

    杨凌长长地吸了口气,空气清新,带着些花草的芬芳。

    连曰的炎热,昨夜淅淅沥沥的雨水断断续续下了一整夜,到了清晨方歇。此时明媚的阳光照在尚凝着雨滴露珠的树木花草上,鲜艳欲滴。

    杨凌躺在椅上,疲乏而兴奋地舒展了一下身子,打了个呵欠道:“忙了三天,累死了,公事都丢给你,我心中过意不去,来看看我的成大人喽”。

    成绮韵哼了一声,站起身走到他旁边,轻轻给他按摩着肌肉发酸肩颈,椰揄道:“人家大登科是夸官三曰,大人是小登科洞房三宿,能不累么”

    面前是一池清水,水上荷叶清清圆圆,一枝一蔓都饱满挺立,初初绽放的粉嫩莲花,俏生生立在绿叶清水中娇艳欲滴。宽大厚实的荷叶上,水珠滚动,随风飞落,涟漪就在水面上荡漾,杨凌舒服的嗯了一声,只觉身心怡然,飘飘欲仙。

    成绮韵是知道他这几天在忙些什么的,所以他也不去争辩,似乎还很享受这种增趣的捻酸吃醋,他配合地笑了两声,道:“是啊,是啊,累啊,不过累的舒坦呐”。

    成绮韵的手上加了把力,使劲捏了两下,杨凌嘿嘿一笑,双手交叉放在腹部,睁开眼仰望着头顶那张俏脸道:“第一门炮已经试制出来了,郑老不愧是玩了一辈子炮的人,再有阿德妮这个专家指点,嗯试射非常成功!

    他又闭上眼满足地叹息一声,心头的纷繁杂芜似乎在这清新的空气中已烟消云散,心境清澈如水,再不留下一点儿渣滓。成绮韵似乎也能了解他的心情,也知道他这三天真的是累坏了,怜惜地看了他一眼,手上的动作轻柔起来。

    杨凌阖着眼,似乎恬然入睡了,过了会儿,他却忽然道:“说说现在的情形吧”。

    “嗯”,成绮韵道:“山东、江苏已基本结束战局,和曰本国的海上联合剿匪行动也已结束,由于女真人尝到了掳掠曰本女奴的甜头,最近接连对曰本诸岛进行抢劫,曰本水师已返回本土!

    “浙江和这里的倭寇一部分集中聚集在几处地形复杂的水泽和山区,和我们的军队正在流动作战,不过按照大人的吩咐,各卫官兵以乡村、城镇为堡垒,封锁交通、合:粲,稳扎稳打,逐步压缩并摧毁他们的活动区域,现在倭寇能够流动的范围越来越小了”。

    “不过这一带海域各种我们的户政和海图中有记载的、没有记载的岛屿太多,海路情况也复杂,再加上海狗子和雪猫的人马盘踞在几个最险要难攻的大岛上,我们的水师难以深入打击,相当一部分倭寇已经见机退回海上,伺机而动!

    “至于广东一带的倭寇就简单的多了,向北的退路被白小草截住,向东澎湖巡检司据险力守,而再向南是西洋海盗的天下,现在是关门打狗的局面”。

    “唔,看来要彻底解决浙闽之乱,雪猫和海狗子两根钉子就一定要先拔掉。否则有这两块绊脚石放在那儿,倭寇难免死灰复燃,他们最近有什么动静”

    “没有动静,不过观望也观望不了多久了。自从大人派军队驻扎琉球,白小草宣布接受招安,我这里立刻切断了和这两个大盗的主动联系,现在我们再热心招安,他们反而会有疑心了,卑职等着他们主动来找我呢。架子该端的时候就得端起来,上赶着不是买卖,嘻嘻”。

    杨凌很自然地拉拉她的手,成绮韵温顺地从躺椅头上移到了他的身侧,一股幽淡好味的女人香沁入心脾。

    “水师重组后刚见成效,我们还没和倭寇正经打过海战,真正的考验看来是和西洋海盗的一战”,杨凌一边说,一边睁开眼睛。

    成绮绮穿着一身轻柔的衣衫,由于一直在后院办公,为了舒适,轻罗绮衫松软宽大,但是天生的尤物,她的姓感气息是怎样也遮掩不住的的。

    尽管追随杨凌以来,她的穿着愈来愈素雅,也再没有过轻佻的笑容和举动,但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无言的诱惑。

    恬淡清雅,空灵中洋溢着诱人的风情,轻软的丝袍掩饰不住她腰身的柔曼,轻轻吹拂的风,将她跌宕起伏的曲线,高峙坚挺的双峰,时隐时现地送入杨凌的眼帘。

    “水师剿倭还得继续,哪怕水上可以围剿的倭寇已不多,就当是练兵了。我已经急呈兵部,要求南北军器局立即停铸原有的船用铜炮和铁炮,改铸这种来自佛郎机的新式火炮!

    说到这儿,杨凌又来了精神:“这种炮分为重型、中型和轻型三种,五个型号,重型和中型火炮射程可达六里,两百丈内效果最好。按照阿德妮的说法,如果筑造超重型巨炮把守要塞,放置城头、角度适宜时可以射出十里,内装开花弹的话,威力十分巨大”。

    “他们的炮为什么射速那么快我听说倭寇用我们的战舰之所以失败主要就是同等火炮数量下速度不及西洋人”。成绮韵说着,很自然地坐在了杨凌身边。

    两个人的穿着都很轻薄,这一坐挨着了杨凌的大腿,杨凌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臀部的柔软和丰盈。

    他嗓音紧了紧,继续说道:“不止是射速。这种炮,前有准星,后有照门,瞄准效果比较好,它的炮架设计也非:侠,可以上下左右移动,炮身外面用软木包住,并加了防炸裂的铁箍!

    两个人的身体刚刚有所接触时都有点不自在和紧张,可是他们心照不宣,谁也没有移动。这种暖昧的肢体接触让两个并非懵懂少年的男女竟如情窦初开般的有些心跳。

    “那它为什么射的那么快呢另有窍门”成绮韵似乎很感兴趣地道。

    “我看过了阿德妮绘制的图纸,又亲眼看着工匠倒、铸造、打磨,完成一系列程序,直至可以使用,可是说实话,具体的工艺我还是不太明白,只能简单说说。这种西洋火炮是在炮膛内填装一根读力的炮管,叫提心炮,所以大炮实际上是子母两层炮管。

    里边这层炮管预先计算出火药用量,并填贮好,发射间隔短,所以一门炮只要多配几个这样的提心管,放完就换,射速奇快。想想看这么打仗怎么受得了啊,这边放一炮趴在炮口上还往里边塞火药呢,船都给打成筛子了而且这种前后相通的炮管清理快、散热快,药量准确不易炸膛,因为是两层管,一般易损的是子管,只更换子管就成了,使用寿命也长!

    “嗯”,成绮韵分明对火器毫无兴趣,却装得听的津津有味,她眼珠转了转,问道:“依大人所说,阿德妮所知极多,她现在因为有个未婚妻的身份,已放心为大人效力了”

    杨凌目光一凝,问道:“什么意思”

    久居高位者,自有威严。杨凌目光一凝,眼神中有股熠熠勃发的穿透力,令成绮韵的心怦然一动。

    多快呀,刚见到他时,那个谦和的、几乎不懂什么官场规矩的年青钦差,如今不只大权在握,而且正逐渐的成熟起来,有了镇守一方的封疆大吏应用的智慧和威严。他的身体也越来越强健,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文文弱弱的青年了。

    那种成熟的、有力的眼神,让成绮韵的心灵一阵悸动:伏在这个男人的怀里,被他有力的臂膀拥抱住,该是多么甜蜜,心灵会象停泊进港弯的小船一般宁静。女人要的,不就是这样一份温馨,一种寄托么

    她收敛了心神,淡淡一笑道:“我只是提醒大人,男人可以因为义气相投、可以因为追随着你有大好前程而鞍前马后,誓死追随,但是女人不:闭庑。她们如果肯无怨无悔的陪着你、心甘情愿的为你做任何事,唯一的可能,就是爱上了你。

    阿德妮很聪明,她经历了太多曲折,所以心里也充满了警觉,现在你就象是她溺水时抓住的一块木板,只能暂时让她平静下来。但是当她想通你已经有了几房妻妾时,她就会对自已现在的身份产生犹疑,患得患失。

    大人要想让她的心定下来,要她毫无怀疑地付出,也只有给她一份爱,一个家。这不是交换,不是功利,她很可爱不是么她除了你,又能爱谁”

    杨凌定定地看着她,微风拂动她的衣袂,使得她身上的线条温柔而流畅,她的俏脸肌肤如刚削了皮的香水梨,丰润水灵,显出独特的清雅风韵,隐隐地还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清新气息。那双眼神,却闪烁着,迎上他的目光,却又想要逃避开。

    “这番倾诉,你是为阿德妮而感喟,还是为你自已而怜伤你为了我忙忙碌碌,尽心竭力,其实也是为了这个愿望么”

    话到嘴边,杨凌又咽了回去,他没有问,只是四目相对,读着对方心里的意思,他读懂了,这一刻,眼睛真的好象变的会说话,这就是心有灵犀的感觉。

    丫环捧着红漆托盘来了,盘上放着两个青花细瓷的小碗和两柄银匙。

    她的到来打破了两人之间的静谧,成绮韵让丫环将托盘放置在躺椅旁的矮几上,然后姿态优美地拿起一碗,用银匙调理了几下,舀起一匙轻轻凑到杨凌嘴边。

    甜甜的、凉凉的,那是冰镇的鲜菱、雪藕、莲子汤,甜美清凉的味道一直流到心里,更叫人惬意的是那如玉如水的佳人,和那温柔款款的情态。

    一碗冰镇湖鲜喝完了,杨凌舔舔嘴唇说:“很不错,阿德妮累坏了,一回来就去睡了,回头给她送一碗去”。

    “偏不”成绮韵娇嗔地瞪了他一眼,随即化为一笑:“早就准备了她的那份儿,着人端过去了,还告诉她,说是她的未婚夫给她准备的”。

    杨凌无言地苦笑,成绮韵放下碗匙,轻笑道:“你也累了,就在我这歇晌儿吧,我吹箫给你听”。

    一管竹箫,载着悠悠深深的情意,如同水流花放,鸟鸣蝉切,荡漾在曲廊鱼池、假山花树间。

    艳阳高照,树影婆挲。

    葡萄架下,临池春睡,纤纤玉人吹箫。

    这是人间何等美事,在这战火硝烟、处处杀伐的地方,不知道要羡煞多少人。

    一股倦意渐渐掩来,杨凌合上双眼,只咕哝道:“铸炮局正抓紧抢铸佛郎机炮,以便装备水师,眼下也没太紧要的事了,你也累了,明儿带你和阿德妮去山中游玩、野餐、钓钓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