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王小说 > 都市小说 > 很纯很暧昧 > 第五百八十七章 爱她就相信她


    第五百八十七章 爱她就相信她

    许久,杨明才从惆怅中清醒过来,看着屋子里熟悉的装饰,思绪万千。

    有时候,杨明可以理直气壮的承认自己的花心,但是有时候,却又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花心。人总是很矛盾的,得到一些,就要失去一些。

    杨明站起身来,无奈的摇了摇头。蓝凌,不是也没有限制自己去找别的女孩子么?很多情况下,杨明都将自己的花心归咎于那个莫名其妙的心蛊,自我安慰说,自己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心蛊在作祟!

    不过也只有杨明内心深处明白,这只是自己用来掩饰的借口而已。当初没有心蛊的时候,杨明就同时对陈梦妍和赵莹两个女孩子动了心,而且当时他的心中还有一个苏雅!

    “哎!”杨明叹了口气,来到了曾经和蓝凌共度过无数春宵的卧室中,坐在大床上,只觉得有些心闷,眼睛无聊的扫视着屋中的一切,不自觉的,就用起了透视的异能。

    倒不是杨明有意的去使用异能,这完全是出于无意间的。正当杨明的目光扫在写字台的抽屉里时,被里面的一份合约和鉴定书吸引了过去。

    杨明走到写字台前,拉开了抽屉,将那份合约和鉴定书拿了出来,扫了几眼之后,就开始眉头紧锁起来!

    这份鉴定书,是一份关于翡翠价值的评估报告副本,正本没有在抽屉里出现,不知道哪里去了。当然,如果是一份普通的鉴定书,杨明不可能会有多感兴趣,但是这份鉴定书上面的翡翠照片,却正是杨明在腾冲丢失,后来转手到了云广都手中的那一块!

    杨明生怕自己看错了,不过又仔细的查看了半天,发现这照片上的翡翠的确是自己当时丢失的那一块。杨明立刻陷入了沉思。

    这东西怎么会在蓝凌住的房间里?带着疑问,杨明打开了那份合约。杨明猜的没错,这果然是一份翡翠转让的合约,买者就是云广都,看来也应了杨明之前的猜测了,这翡翠确实是丢失的那块。

    而翡翠的转让人,姓名却是曹监。

    曹监?这是谁?杨明看的有些莫名其妙。曹监,草监,“蓝”?因为是在蓝凌这里发现的合约,所以杨明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这个所谓的曹监就是蓝凌的姓氏“蓝”!

    莫非是蓝凌偷了自己的翡翠卖给了云广都?杨明这想法一起,立刻都想自己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自己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蓝凌会偷自己的东西?简直可笑之极!杨明摇了摇头瞬间就驱散了这个念头。

    从一开始到现在,蓝凌所表现出来的都不是一个贪财的丫头,甚至杨明表示要将这翡翠送给蓝凌,她都表示不同意,她怎么可能回去偷呢?

    况且,蓝凌的能力杨明很清楚,那就是预知!虽然不能够详细的预知某些事情,但是凶吉好坏起码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所以蓝凌想要发财,随便去买个彩票或者干脆自己去赌几块石头,都可以达到这个目的,用得着偷翡翠么?

    而且,自己和蓝凌现在的关系本来就属于本为一体,蓝凌可以说就是自己不能缺少的,没了蓝凌,那杨明也就心蛊发作完蛋大吉了!

    蓝凌管自己要钱,自己可能不给她么?她还偷翡翠?况且,让杨明不可思议的是,这文件之前肯定不在这个房中,因为这屋子在蓝凌走后,杨明彻底的探查过一遍!

    好吧,就算当时自己不仔细,但是在云南蓝凌是和自己一起回来的,她身上有没有带翡翠,自己还不知道?夜夜的赤裸相见,根本就没地方藏翡翠,更别说杨明还有透视眼了!

    而且,让杨明不解的是,就算蓝凌要偷,那她也决计不会将翡翠卖给一个城市里的买家,这还不算,居然在合同上署上了与自己姓氏有关联的名字!

    这不是自己暴露身份么!想来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么傻的人,而且蓝凌这丫头古灵精怪的很,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莫非……杨明心中一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不过事实摆在眼前,不由得他不相信!那就是,似乎有人在刻意的破坏自己和蓝凌的关系!这所做的一切一切,似乎就是一个圈套,等着自己上钩,让自己误会蓝凌,从而引发两个人之间的矛盾!

    不得不说,杨明这段时间以来,成长是迅速的,考虑问题也比以前周全了许多,能从多种不同的角度考虑问题。

    蓝凌是自己从云南带回来的,而翡翠是在云南丢失的,现在呢翡翠居然出现在了松江,而且,这份翡翠的转让书居然放在蓝凌的抽屉里。

    那这说明了什么呢?蓝凌是贼?杨明摇了摇头。这个人究竟是什么目的呢?可以说,如果蓝凌只是自己的一个玩物或者包养起来的小情人,那他这一招成功与否还未可知!

    但是现在,自己和蓝凌之间有许多不为外人道也的秘密,还用这招来挑拨自己和蓝凌之间的关系,那就显得很愚蠢了!

    这个人并不知道心蛊的事情,也不知道蓝凌那与世无争的性格。不过,不得不说,他这招还是比较高明的。

    换作其他人,没准儿已经暴怒了吧?准备和恋人分手了吧?

    杨明将文件翻了翻,然后随手又扔回了抽屉里,按了按太阳穴陷入了沉思。有人要对付自己?还是这个人不想自己和蓝凌在一起呢?

    一切的一切都是个未解之谜。杨明很不习惯这种感觉,这种敌暗我明的感觉,让他有一种不安心的感觉。

    这段时间来,杨明已经习惯了强势,习惯了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不过,这个潜在的敌人让杨明有点儿烦躁。

    查看了一下屋子里的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看来来人只是在房间里放下了这份文件就离开了。不过,这个人是谁?究竟有什么目的?

    杨明刚才用钥匙开门的时候,发现门锁完好无损,而且窗户也没有打开过的痕迹,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呢?

    难道,他有钥匙。垦蠲髯隽艘桓龃蟮ǖ募偕。

    也不对,这间房应该只有自己和刘唯山有钥匙啊,要说刘唯山干这事儿,打死杨明都不会相信的。

    一切,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不过,有一点杨明可以确认,这绝不是蓝凌做的,因为,爱她就要信任她,不是么?

    甩了甩头,杨明决定先把这件事情抛在脑后。目前看来,这件事情对自己还构不成什么直接的威胁性。挑拨离间么,不管他有什么目的,自己不上当就是了。

    要是他敢正面的站出来挑衅,杨明也不怕他!这也恰恰是杨明所希望的。杨明调整了一下情绪,肖晴那边已经洗好澡了,杨明不想叫她看出自己为了这件事情而烦心。

    “我洗好了,你也去洗洗?”肖晴围着浴巾走了过来,柔声说道。

    “好!毖蠲鞯懔说阃,虽然在王锡范的基地里洗了个澡,但是后来又是搏斗又是抓贼的,弄得也是一身灰。

    看着肖晴妙曼的身体,杨明的欲火也被挑逗了起来。

    “一会儿一起再洗吧……”杨明嘿嘿一坏笑,就扑向了肖晴……

    杨明对父母说的是昨天住在刘唯山这里,所以二老也没有怀疑。

    因为快要过年了,杨明不能在刘唯山家里呆太久,只得遗憾的与干爹以及钟翰林一家告别。钟翰林别有深意的拍了拍杨明的肩膀,并且道:“杨小侄,咱俩挺投缘,以后保持联系!

    “放心吧,钟伯伯。我有空也会和干爹去北京看您的!毖蠲鞯阃返。

    倒是小小钟因为杨明昨天露的那一手,和杨明的关系也不错,有些不舍得叫杨明走。不过他人小言轻,只得悻悻的闭嘴。

    从刘唯山家里出来,杨明打车先去了市人民医院。因为牵挂与周佳佳的情况,杨明不去看一眼的话心里不安心。

    周佳佳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表情很是恬静。不过脑电波却是十分的微弱,并不是很活跃。只能说明周佳佳暂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但是什么时候醒来,却并不好说。

    只要的手术钟翰林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就是调理和静养了,其他的医生也可以胜任。

    此刻,病房中除了周母之外,还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见到杨明进来,轻轻的看了杨明一眼,然后道:“你就是杨明吧?”

    杨明点了点头,看了看中年男人,又看了看周母,这个男人的身份就不难猜测了,应该是周佳佳的父亲。不过还是礼貌的问道:“您是?”

    “我是周佳佳的父亲,周天翔!蹦腥说挠锲值耐,不过却并不带有任何一丝感情色彩。不像周母说话的时候语气中的轻蔑和不屑都流露出来。

    杨明的猜测果然没有错,这个人就是周佳佳的父亲。杨明审视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无形中带着一种上位者高高在上的霸气,但是却不傲慢。

    怎么说呢,这种感觉倒是和孙三有点儿相似。

    “你好!毖蠲饕彩遣槐安豢旱牡懔说阃,这段时间以来,杨明见过的大人物经历过的事情多了,在这种场合之下也没有什么紧张可言。

    “我们谈一谈吧!敝芴煜栌行┝У目戳艘谎鄞采系呐,然后转身和杨明说道。

    “当然可以!毖蠲鞯懔说阃:“去哪儿?”

    “就在外间吧!敝芴煜柚噶酥竿饷嫠档。

    周佳佳的病房是那种豪华的特护病房,分为里外两间,里面的是病人的病房,外面是给家属会客准备的小厅。

    “周佳佳怎么样了?”杨明边走边问道。

    周天翔看了杨明一眼,心中惊讶,一般的学生和别人的家长走在一起,总是很拘束的,更别说主动说话了,看杨明居然如此的轻松自如,周天翔也暗叹杨明的沉稳。尤其自己身上的这种长期培养出来的气势,杨明居然浑然不觉!

    “暂时脱离了危险期,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来!敝芴煜枰彩俏烁改,说到女儿,面上的表情不自主的变了变。

    杨明点了点头,知道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至于周佳佳什么时候苏醒,那就看她的造化了。

    “说说吧,杨明,你和我女儿的关系!敝芴煜枳蛱旖拥搅酥苣傅牡缁,说是女儿受伤了,连忙坐飞机赶了回来,今早刚刚到达。

    一下飞机,周母就在不停的埋怨杨明,不过埋怨的同时,又将自己昨天的想法说给了周天翔。就是关于女儿如果不能够苏醒怎么办的问题。听得周天翔是直皱眉头,现在杨明和自己女儿到底什么关系尚不清楚,就急着乱点鸳鸯谱,真是妇人之见。

    “周叔叔,我和周佳佳,是初中同学,现在是大学同学,至于要说有没有其他关系,那就是比较要好的朋友!毖蠲鞒烈髁艘幌,也只能如此解释道。

    “哦?不过,我听佳佳她妈妈说,你和佳佳两个是恋人关系?”周天翔诈道。

    “恋人关系?”杨明一愕,随即笑道:“她说的是王志涛吧?”

    “在这之前!敝芴煜璋诹税谑:“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佳佳在王志涛那里委曲求全完全是为了你吧?最后,也是为了你挡的一枪吧?哼哼,杨明啊,你真是令我失望,没想到我女儿看上的是一个如此没有担当的男人!放心吧,我也没想着让你对佳佳负责,就算佳佳醒不过来,我也没打算让她赖着你不放!”

    这些事情,警方已经和周天翔与周母说过了,所以大致的情况周天翔还是了解的,只是杨明和周佳佳的关系,他也是半推测半讹诈了。

    “周叔叔此言差矣!毖蠲饕裁欢,周天翔的话也没错,如果自己真的是周佳佳的男朋友,那的确是够没担当的。不过他真的不是:“我和周佳佳只是比较好的同学关系,怎么说呢……反正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这都无所谓,不过至于照顾周佳佳的事情,你不说我也会去做!

    周天翔看了杨明半天,然后才说道:“这么说来,是我女儿自作多情了?”

    “当然你可以说我后知后觉!毖蠲魉柿怂始,笑道。

    “好吧,随你。不过小伙子,希望你今天说的话都是真的,如果我发现你是在敷衍我,那么后果自负!敝芴煜杷淙痪醯醚蠲鞑⒚挥腥龌,不过人心隔肚皮,谁又说得准呢?说不得就吓唬了杨明一下。

    后果自负?杨明心中好笑,自己何尝怕过谁呢?不过杨明也没有多说话,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病房。

    周佳佳的父母一看就是那种腰缠万贯的主,所以杨明干脆也没有提什么医药费之类的问题,没有必要。

    经过研究讨论,黄有才被列为了通缉目标。种种证据表明黄有才没参与走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黄有才在王氏集团的行政职务,很容易就能调查清楚,集团内部的很多人都声称黄有才是王锡范的私人秘书,平时并不怎么管集团的事务,大部分事务都是郭副总负责的。

    所以,黄有才的身份立刻呼之欲出,这家伙很有可能是王锡范走私的助臂,而且,王锡范越是想把黄有才从案子中摘除,警方就越觉得这个黄有才有问题。

    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你还有功夫给别人的清白辩驳?好吧,就算你不想牵连别人,你怎么不给郭健超之类的辩解呢?怎么就盯着黄有才不放了?

    而且,随着案子的脉络逐渐清晰,黄有才在其中的作用也渐渐浮出水面。尤其是在苏大致被杀的事情上,王锡范的证词有多处矛盾,所以警方一致认定,杀害苏大致的真正嫌疑人是黄有才。

    不过遗憾的是,苏大致那具尸体,却神秘的消失了。警方去了王锡范声称的抛尸地点,并没有发现苏大致的尸体。

    这让王锡范自己也非常的奇怪,按理说尸体就算变异了,也应该还在那里。磕训乐笥钟腥硕耍炕蛘咚凳遄约号芰耍

    联想到那晚看到的恐怖奇异景象,王锡范一阵恶寒,不过自己也是快死的人了,鬼神对他的震慑力也不是那么明显了。

    至于黄有才,他已经尽力了,不过警方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还是找到了破绽。这就不是王锡范所能控制得了的了。但是他最担心的还是儿子王志涛,如果没有黄有才的辅佐,很可能就完蛋了。

    而且,现在不但黄有才被通缉,王志涛也是落入了警方的侦查名单里。毕竟父亲是走私大鳄,而他又和基地以及黄有才有着说不清的关系,也是重点关照的对象。

    当然,警方最关心的问题其实是王志涛那里,有没有私藏走私的黑金!现在王志涛和黄有才就像是惊弓之鸟,找了一个偏僻的仓库躲了起来。

    王志涛也不希望黄有才被警方带走,那样一来那就变成孤家寡人了,也别提什么翻盘了!黄有才现在可是他唯一的倚仗。

    “怎么样了?”黄有才很狼狈的坐在已经变了形的轮椅上,看着走进来的王志涛问道。

    “警察在找咱俩呢,这是今天的报纸,你变成通缉犯了!蓖踔咎谓种械谋ㄖ降莞嘶朴胁盘酒:“妈的,弄得跟丧家之犬似的!

    黄有才接过了报纸,看了几眼就丢在了一边,然后道:“志涛,要不你别跟着我受罪了,走私的事情和你没关系,警方找你肯定也只是协助调查……你跟着我在这儿受罪,这是何苦呢?”

    “黄叔叔,我要走了,你咋办?”王志涛将在小吃摊买的包子扔给了黄有才一包,然后自己打开另一包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他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如今如此落魄和流浪汉似的,倒真是有些不适应,不过又能怎么办呢?王志涛很清楚,他要是不管黄有才,那黄有才只能就等死或者等着警察来抓他了!黄有才是个残废,先不说生活都是问题,要是他这么明显的目标一露面,必定会被人送去警局的。

    “而且,警方找我也未必安了什么好心,肯定是想从我嘴里再翘出点儿什么来,我爸留给我的那一笔钱可不能给他们再弄了去!”王志涛咽下了一个大包子说道。

    “说得也是,不过黄叔叔真的谢谢你了!志涛,你是个讲义气的孩子!”黄有才十分感动的说道。

    “别说了,黄叔叔,吃吧!蓖踔咎纬酝炅俗约菏种械陌,将脸上的廉价墨镜窄了下来。他现在这一身打扮,就和街头的小地痞无异,不过任谁也不会想到他就是那个富家少爷王志涛。

    “王氏集团那边怎么办?”黄有才吃完了包子,才和王志涛研究起了正事儿:“王总把法律文件都给你了,你只要签了名就是王氏集团的继承人了,你现在要是不出面,我怕事情再有什么变故……”

    “哎,不是我不想出面,而是现在这个时机……”王志涛无奈道:“咱们法律文件在手,怕什么的?再说了,就算有变故也没有办法,王氏集团才值多少钱?总资产也不过一个亿而已,但是我爸留给我在瑞士银行的现金就是两千万美金!”

    “说得也是!被朴胁诺懔说阃,道:“有钱,不怕我们不能翻盘!

    “是啊,杨明,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他妈的,我要让他记住,惹了我王志涛的人,我就叫他不得好死!”王志涛张狂的冷笑道。

    黄有才暗自点头,看来志涛的性格和王锡范迥然不同,志涛和自己的性格比较相似,都是那种做事狠辣之辈,看来,如果把握好了,两人说不定能东山再起,干出一番大事业来。于是连忙附和道:“没错,放心吧,志涛,我会帮你弄死他的!”

    王志涛点了点头:“哎,偌大的城市就没有咱们的栖身之处么?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事儿啊!

    “志涛,别担心了,过一阵子情况不严了,咱们就找个好去处躲一躲,离开松江,不过现在眼下还要在熬上几个月!被朴胁趴醋耪饫锲凭刹豢暗幕肪,有些无奈的说道。

    王志涛咬了咬牙,叹气道:“不知道她能不能来……哎,估计现在她应该在看我的笑话吧?终究还是我们王家对不起她,这种;氖笨,她怎么可能帮我呢?而且还是这种容易惹上麻烦的事情!

    “志涛,王总虽然对她没什么感情,可是每个月也给她家里不少钱,一年怎么也有上百万了,也算是有情有义了!”黄有才说道:“说不定,我们会绝处逢生!

    “算了,我已经没抱有什么希望了,她要来的话早就来了!蓖踔咎慰嘈Φ:“看来,咱俩要在这里过上一个新年了!”

    晚上,破仓库的门外,却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王志涛一阵警觉,看向了黄有才,黄有才也是摇了摇头,这个时候了,谁会来这个破仓库呢?

    “不会是警察吧?”王志涛有些心惊的问道。

    “我觉得应该不是,警察就砸门了,咱们这破锁一撞就开!被朴胁潘档。

    王志涛也觉得有道理,松了一口气来到了仓库的门边上,犹豫了半天才小声的问道:“谁?”

    “是我!笔且桓雠,平淡的女声。

    “妹妹!”王志涛连忙打开了仓库的门,有些激动的说道:“妹妹,是你,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不管我的!”

    “我只是来看看你死没死,顺便考虑一下是否把你的行踪告诉警方!辈挚饷徘暗纳倥此亢敛晃,看了王志涛一眼,冷冷的说道。

    “妹妹,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你看我和黄叔叔现在这么惨,连个栖身之地都没有,你能不能先让我们去你那儿避一阵子啊……”王志涛也顾不得面子,不管这少女的态度如何了,连忙低声下气的苦求道,这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了:“妹妹,我知道姨娘不怎么在松江住,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不如让我们先住一段时间吧?”

    “姨娘?现在知道管我妈叫姨娘了?以前看什么来的?你不是对她直呼其名么?”少女冷哼道。

    “那个……妹妹,你看,我好歹是你的哥哥,咱们身体里留着一样的血,你可不能看着你哥我死呀!”王志涛可不愿意在这破地方过年。

    “以前你何时把我当过你的妹妹了?”少女不屑道:“咱俩比路人还陌生!

    “哪有啊,之前咱俩的关系不是已经缓和了么?”王志涛厚着脸皮说道。

    “之前?呵呵,真好笑,之前你也是有目的性的吧,要不是我和……算了,不说这些了!鄙倥×艘⊥:“我这次来,给你带了一些食物和保暖的电器,在外面,自己搬进来吧。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从此咱俩再无关系……”

    “妹妹……我……”王志涛还想再说什么,少女却已经转身要走人了。

    “好,你就算不管我,但是爸爸的仇,你就当作没看见?不知道?”王志涛大吼道。

    “爸爸?呵呵,他有当我是她的女儿么?”少女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然后说道。

    “不管怎么说,血浓于水,你是王锡范的女儿,也是我的妹妹,现在爸被杨明害成那样,你就不管不问么?”王志涛慷慨激昂的说道:“有道是父母再不对,他们也是你的父母,他们给了你生命,这就足够了!我身为人子,父仇不报,我死不瞑目!”

    少女停住了身子,静静的,不知道再想些什么。王志涛也不说话,静静的站在一旁,等待着少女的决定。他知道,自己的话起了效果了!

    是的,自己这个妹妹可能对自己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自己现在打的是亲情牌,是仇恨牌!杀父之仇!

    半晌,少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何尝不是再做着内心的挣扎?就算自己对这个哥哥,对那个名义上的父亲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自己的妈妈却是无怨无悔的爱着这个男人,自始至终!

    现在,自己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出了事情,妈妈不知道要有多伤心,为了自己的妈妈,这个仇,也必须要报!

    少女从小就生活在单亲的家庭里,心里本来就微微有些扭曲,一旦恨上一个人,就会不择手段的去报复。

    “要我怎么做?”少女淡淡的说道。

    “接近杨明,取得他的好感,为我通风报信,这就足够了!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吧!蓖踔咎沃郎倥男闹,终于做出了选择,不由得大喜过望。

    “就这些?”少女问道。

    “就这些!蓖踔咎蔚阃返。当然,并不只是这些,少女接近杨明后,可能会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在关键时刻,就是一枚至关重要的棋子。但是这些话,王志涛并没有说出口。

    “我想想吧!鄙倥挥凶鞒隹隙ǖ拇鸶,直接丢下这么一句话,就大步的出了仓库。

    少女走后,王志涛和黄有才将少女送来的东西搬进了仓库中,看来少女准备的还很妥当,电暖气、电褥子之类的一应俱全,还有一大堆速食品。

    现在是冬天,放着也不怕会坏掉。只是王志涛对没能去少女的家里而微微赶到一些遗憾。

    “怎么回事儿?还没有吴明的消息?”黑寡妇的语气虽然平淡,但是面上却微微有些蹙眉。

    “老大,吴明……好像应该没抓起来了……”黑鼠犹豫了一下说道。

    “抓起来了?难道暴三立身边有高手?吴明的身手比你还要厉害,怎么可能被抓起来呢?”黑寡妇皱着眉头问道:“这消息可靠么?”

    “这只是猜测!焙谑笏档:“不过,那个杨明似乎和暴三立有些关系,我怕出手的人是他……”

    上次,黑鼠和锋刀被杨明所击伤,回到总部后显然也无法隐瞒下去了,只能和黑寡妇坦白了两人的所作所为,却没想到黑寡妇让他们以后不要再管那个杨明了!

    这让黑鼠和锋刀都有些奇怪,难道自家的老大认识这个杨明?不过他们知道黑寡妇的手段,那是说一不二的,也不敢再去找杨明了。

    所以,刚才事情涉及到杨明,黑鼠是十分小心的说出了这件事情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