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王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大小美女花 > 第1725章 套我的话
    第二天,宋晓冬又去京城,路上的时候宋晓冬给王心仪打电话。

    “王老师?”

    “是你啊!

    “是我!

    “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俊蓖跣囊俏仕蜗。

    “当然是想你了啊!彼蜗卮。

    “想我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才给我打电话?”王心仪说道。

    “这不是在出任务吗,才回来不长时间!彼蜗卮。

    “哦!

    “你在京城?”王心仪问道。

    “在路上!

    “哦!

    “中午有时间么?一起吃饭?”

    “好!

    京城的冬天寒冷刺骨,北风呼啸,王心仪穿一件白色的羽绒服,黑色的紧身裤,棕色的棉靴,整个人本来就是矮胖身材,穿上冬装,更是胖的像一个雪球一样。

    “嗨!”

    两个人在餐厅角落坐下。

    脱下外套,里面是一件黄色的高领毛衣,完全暴露身材。

    所谓胖而平。

    宋晓冬想笑。

    这贫瘠的身材,和宋晓冬的老婆们比起来差太远了。

    “找我有事?”王心仪问宋晓冬。

    “有事!

    “什么事?”

    “你,白流珠你知道多少?”宋晓冬问王心仪。

    王心仪摇摇头:“知道的不多!

    “我只知道,她年纪很大!蓖跣囊腔卮。

    “年纪很大?”

    看年纪,白流珠年纪和王心仪楚仙灵孙依依这些人都差不多,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

    “嗯,好像,反正,我爸爸年轻的时候,白流珠就已经很厉害了!蓖跣囊撬档。

    “那,她有四五十岁了难道?”宋晓冬惊讶。

    “这老阿姨保养不错啊!彼蜗睦锵氲。

    “哪止啊,我爷爷年轻的时候,这个白流珠就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了!蓖跣囊撬档。

    “。俊

    “她,七八十岁了?”宋晓冬问道。

    “不对,是七八十年前,她就看起来二十多岁了!蓖跣囊撬档。

    “那就是快一百岁了,却始终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天山童姥么?”宋晓冬不相信。

    “她们那一门历代都是那样的!蓖跣囊撬档。

    “她们是什么门?”宋晓冬刨根问底。

    “奥,你是来套我的话来的,我不说了!蓖跣囊巧碜酉蚝罂抗,靠到椅子背上,拿起桌子上的果汁,歪着头叼着吸管喝了一口。

    “不是,我主要是想来看看你,才过来找你的!彼蜗辖舾目。

    “鬼才信你!蓖跣囊潜鸶觳,看向旁边。

    “你最近怎么样?”宋晓冬突然问道。

    “噗嗤——”

    王心仪被逗笑了:“你这,一点都不生硬!

    “你怎么,看上人家了。课铱筛嫠吣,人家的岁数,都可以当你奶奶了!蓖跣囊嵌运蜗档。

    “人家本事大着呢,你借我十条命都不给她折腾的!彼蜗Π诎谑。

    “那你打听她干什么?”王心仪问道。

    “我不是刚刚执行任务回来么,遇见她了,你知道,我不是四道真气么,也是她点拨我!彼蜗档。

    “这样啊,然后呢?你想报答她?”王心仪问宋晓冬。

    “谈不上报答吧...”宋晓冬想想自己让白流珠做的事情,实在是谈不上报答,白流珠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一个问题呢。

    “怎么和你说呢,这仙家人啊,做事情都是我行我素,只掌大势,不沾因果,做事情都是有她的理由的,肯定不是为了你,你可别谢她,她承受不起,再说,人家仙家人,命都是天的,八字重,你这样的人,还是离人家远一点,别到时候人家干什么移山填海的事情,不小心把你给埋在下面!蓖跣囊撬档。

    “她埋不埋我先不说,我可能要先把她给埋了!彼蜗嘈。

    “。俊

    “我把她给坑了!彼蜗档。

    “别逗我了,白小姐未卜先知,你还能坑的了她,你那点小心眼,还没说话,刚张嘴,她就知道了!蓖跣囊遣幌嘈。

    “真的!

    “怎么坑了她了?”王心仪撇撇嘴,还是不相信。

    “我们出海吗,之前她不是点拨我修为突破到第四道真气了么,之前我们出任务,有遇见她了,她又帮了我,算是帮了我,目的不是为了帮我,但是结果帮了我,我修为又有进步了!彼蜗档。

    “这好事怎么总是让你遇上了,我可告诉你,这好事,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幸运,三次就是阴谋!蓖跣囊嵌运蜗档。

    “我知道,你听我说啊!

    “后来,我们和米国人,一起抢一个东西!

    “你就说飞碟!蓖跣囊遣荒头。

    “你消息怎么这么灵通?”

    “我哥告诉我的!

    “你哥在我那训练我龙门门人呢,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宋晓冬问道。

    “和你说了,这圈子不一样,掌握的消息和资源就不一样!蓖跣囊巧衿娴厮档。

    “你可别吹牛了,你现在打架都不是我的对手,还圈子!彼蜗环。

    “但是你没有生在我们这种隐世家族啊,哎,命苦啊!蓖跣囊亲扒蛔魇颇ㄑ劾。

    “行了行了,别炫耀了,家学宝贵,你却不知道珍惜,还偷偷跑出来,跑出来之后又用自己身世来炫耀,太过分了!彼蜗酝跣囊撬档。

    “我实话实说而已,不过,听说你这一次出任务,打了不少国家的人,我猜,可能会有各种奇奇怪怪的组织和个人来找你,你要么要升官,要么就要发财!蓖跣囊撬档。

    “有这种好事?”

    “哎,不对啊,我这是秘密执行任务啊,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宋晓冬觉得不对劲。

    “再秘密的任务,也是修真界的人,异能界的人相互打架!蓖跣囊撬档。

    “那倒也是!

    “你接着说!

    “啊,飞碟吗,要是让米国人抢走了,他们拿去研究战斗机,那可就麻烦了,可是吧,我们呢,又不敢抢,对吧,毕竟,对面是米国,咱们也没有这个实力和勇气从人家手里抢东西!

    “所以你让白流珠抢?”王心仪问宋晓冬。

    “是!彼蜗愕阃。

    “哇...你这也太...”王心仪只摇头。

    “人家怎么说也是你的恩人,就算是人家害怕沾因果,你不感谢人家,那也不饿能坑人家!”

    第三千零二十六章害惨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当时形势比较特殊,米国人人多有优势,我们打不过他们,所以我们才会想到这样的方法,而且这件事情也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她自己也是愿意的,更何况这件事情除了她之外也没有别的人更适合了,毕竟整条船上只有白小姐一个通缉犯!彼蜗档。

    “你可真的是把她害惨了呢!”王心仪说道。

    “是啊,这我也知道,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活下来!彼蜗档。

    “难怪我听到一些消息说米国方面异能人和修真界的人士倾巢出动,原来就是去抓白流珠的啊!

    “是!

    “让你这么一说,白流珠有可能要被你给害死了!蓖跣囊撬档。

    “白小姐本事那么大,有可能吗?”宋晓冬认真的问王心仪。

    “怎么和你说呢,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他们仙家人里,其实白小姐的本事也只能说是一般,米国方面可是有不少厉害的角色啊,像什么你之前遇到过的那位卡莱尔先生,根本都是不入流的!蓖跣囊撬档。

    “这个不入流的人,可是把我打的落花流水啊!彼蜗财沧。

    “你不是说你和他平手吗?”王心仪问道。

    “我占了规则的便宜,如果真的要交手不择手段你死我活的话,结果还真的是说不一定啊。不过那当然是之前了,现在的话我肯定轻松得赢他!彼蜗档。

    “又开始吹牛了!

    “你不信拉倒,我不和你说了,白小姐给了我两次天赐良机,现在我早已经天下无敌,今非昔比了!彼蜗靡獾亩酝跣囊撬档。

    “不过其实,我倒确实听说了一些事情!蓖跣囊鞘掷锬笞殴奈芏运蜗档。

    “你听说什么了?听说了我的神勇无敌?”宋晓冬问道。

    “臭不要脸呢!”

    “那你听到什么了?”

    “听他说一个华国人,居然公然的暴露自己的行踪,挑战全世界所有的异能管理部门,据说把阿根廷的一个港口都毁掉了,和国人,俄国人,阿根廷人,英国人,都不是他的对手,都被她给教训了,我在想啊,这个人会不会就是你呀,因为你确实是在执行任务,不过,你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啊,所以我猜测可能是你队伍里的人,其他人!蓖跣囊枪室馑档。

    “我告诉你,港口上的那个人就是我!彼蜗档。

    “我当然知道是你,可是我想不明白呀,你也不过就是四道真气,怎么能打得过那么多异能人?”王心仪问道。

    “这战场上的事情怎么能够使用练气境界的高低来衡量输赢呢?你还是练气高手呢,可是你根本都不会打架,一遇到人就会用爪子挠!彼蜗档。

    “我愿意!我天性不喜欢打斗!我练气强身健体,百病不侵就够了!蓖跣囊撬档。

    “好好好好好好,你有理你有理!

    “我问你啊,你怎么突然间就变得这么厉害?”王心仪问宋晓冬。

    “那我先问你个问题吧!彼蜗档。

    “啊!

    “你知不知道野生的大脑?”宋晓冬问王心仪。

    “这个…”王心仪吞吞吐吐。

    “那就是知道!彼蜗纱嗟贸鼋崧。

    “我不能说!蓖跣囊撬档。

    “你不用能不能说,我都知道,我的能力就是这个东西给我的。我好像是被感染了,但是我并没有变成怪物!彼蜗档。

    “哦…”

    “你好像知道一些什么!彼蜗释跣囊。

    “也没有什么了,我了解到的这些事情都是和白流珠有关的,因为其他的学门家族根本就不管这些事情,只有他们仙家人老是认为这个野生的大脑,总是一个威胁,所以总是在想方设法的把这个东西给剿灭,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给我的感觉就是好像是一种繁殖能力特别强,特别厉害的地下生物,按照白流珠的说法就是,如果这个东西无限繁殖的话那么就有可能导致我们地球上所有的生物全都灭绝!蓖跣囊撬档。

    “可是,我是和这个东西交流过的,没有白流珠说的那么吓人啊!彼蜗档。

    “你还和这个东西交流过?你是说这个东西有智慧?”王心仪问道。

    “不仅有智慧,我之所以管这个东西叫做野生的大脑,是因为这个东西,全身上下就没有其他的任何器官,一层薄薄的皮肤下面全都是脑神经,脑容量比我们一个正常的人要大的太多太多了,而与此同时他的身上的器官和结构就非常的简单,所以说用来维持基础生命活动的神经元消耗是非常小的,那么剩下的大部分的脑容量都是用来进行高级逻辑思维的,所以这个东西肯定是有智慧的,更何况我们还曾经,对吧,进行过亲切友好的沟通和交谈!彼蜗酝跣囊撬档。

    “谈什么呢?怎么谈的?”王心仪好奇。

    “你看,消息都是互通的,我不仅仅是从你这里套话了,我知道的事情,你也好奇呀!彼蜗蝗患洳凰盗。

    “你坏!”王心仪伸手就要拿着宋晓冬的胳膊。

    “哎哎,吃饭呢,你看这边上这么多人看着,你就和我动手动脚的!彼蜗Φ。

    “谁和你动手动脚的了?你不说算了,我还不想听呢!蓖跣囊潜鸶觳。

    “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你把知道的告诉我这样好不好?总是要公平的嘛!彼蜗档。

    “那倒要看你究竟想知道些什么了!蓖跣囊腔卮。

    “也没什么,我就是好奇,好奇白小姐,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又为什么对这野生的大脑态度这么奇怪!彼蜗档。

    “我不是都告诉你了,白小姐是仙家人,人家是替天行道,代天掌管洪荒大势的,我们这些小人物,就不要去妄自揣测人家的想法了,知道了是要折寿的!蓖跣囊撬档。

    “你还真相信这些!彼蜗擦似沧。

    “我当然相信了,因为我亲眼见到过!蓖跣囊撬档。

    第三千零二十七章你都胖成一个球了

    “见到过什么。俊彼蜗实。

    “见到过白小姐出手,之前在滇西地区出现过一个邪教,男女双修,吃人,吃小孩,乱伦,崇拜一些邪神,然后白流珠就去了,对他们说,你们召唤这些邪神,有违天纲,你知道吗,那里面有一个道士,本领高强,看起来水平肯定在白流珠之上的,可是这个道士和白流珠交起手来,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所有的什么咒语,画符,法器,没有一个好用的!蓖跣囊撬档。

    “为什么。俊彼蜗。

    “你想啊,一个道士拥有的法术来自于哪?”王心仪问宋晓冬。

    “来自于祖师爷,来自于崇拜的神灵!彼蜗卮。

    “对呀,可是白流珠代天行道,代表了天意,而天意就要剿灭这个道士,所以这个道士一身的本领,一样都发挥不出来,你想一想,和这样的人交手,有的赢吗?”王心仪说道。

    “那要是照你这么说的话,那白小姐也死不了了啊!彼蜗档。

    “傻呀你,不是都和你说了吗,那叫替天行道,代天执行意志,而你让白流珠背着这口黑锅,属于是人家的个人行为,老天爷可不管这样的事!蓖跣囊撬档。

    “哦…”

    “好了不说她了,你最近怎么样?”宋晓冬思索了片刻,突然间抬起头来对王心仪说道。

    “我还能怎么样,我不像你成天打打杀杀,我只是陈先生身边的一个贴身小丫鬟而已,平时吃吃喝喝什么都不管,多开心啊!蓖跣囊撬档。

    “陈先生呢?你不是说陈先生都要搬走了吗!彼蜗档。

    “哪里是那么好搬的!

    “等他搬走了你就来跟我混吧!彼蜗档。

    “跟你混?跟你混有什么前途?”王心仪鄙视的看着宋晓冬。

    “你知道的,我已经力挫四国异能部门的高手,扬名海外,跟着我以后你是吃香的喝辣的,难道还能亏待了你?”宋晓冬又开始满嘴跑火车。

    “我才不要呢,把我哥哥都骗去了,现在还要打我的主意!蓖跣囊青狡鹱。

    “怎么能说是骗你哥哥呢,我给你哥哥安排的工作,难道不比之前在国外打假拳要赚钱吗?难道不比上决斗台流汗要体面吗?人尽其才,你哥哥练气境界这么高,稍稍的传授一点,给我的门人,将来就是功臣。你跟了我,以后当我老婆,我也比你给陈林当小丫鬟要好多了?”宋晓冬问王心仪。

    “停停停!打住打住!蓖跣囊亲隽艘桓鐾V沟氖质聘蜗。

    “我都想好了,如果陈先生真的不打算把我带走,那我就用陈先生留给我的钱,在京城开一家甜品店,我做老板娘,多好呀?”王心仪兴奋的拍手。

    “还开甜品店,你都胖成一个球了!”宋晓冬笑道。

    “你走!”

    “不过说真的,你看陈先生早晚都是要走的,对吧,出去安度晚年多好啊,可是你这么年轻,炼气的境界有这么高,不好好发挥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彼蜗档。

    “我只是想练气,不想打架,不想学习那种技击技巧,我懒!蓖跣囊撬档。

    “其实吧,说一句实在话,技巧这个东西,只有在两个人的练气境界差别不大的时候才能够派得上用场,这些天我一直在外面执行任务,遇到了各种各样拥有特殊能力的异能人和修真者,尤其是那些红斗篷,在见到他们之后我才明白,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花哨的技巧,就像是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可笑,你说你不喜欢打架对吗,你想一下,如果你的练气境界非常的高,就算你一点拳脚功夫都没有,层次比你低的人和你打架也一样占不到便宜,难道不是吗?”宋晓冬问王心仪。

    “也是哦!蓖跣囊潜凰捣。

    “我想跟你说的是,修炼这个东西呀,还是要专精,不要觉得自己是瘸腿,因为精力是有限的,谁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只要把自己最擅长的东西做到极致,就已经很厉害了!彼蜗悴ν跣囊。

    “行啊,长本事了,教训起老师来了?”王心仪笑道。

    “你要比我厉害才配我叫你一声老师!彼蜗济惶。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老师还终身制的?现在都是合同制的你不知道吗?早就改革了!彼蜗屯跣囊瞧蹲。

    “可是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就没有你厉害?”

    “论打架你不可能打得过我的,论修行境界的话你我都是四道真气!彼蜗档。

    “可是我第四道真气的修行境界进步比你快多了!蓖跣囊遣环。

    “那是因为你一天闲着没事干天天练气,我还要出任务,回家还要陪老婆,这一天忙得很!彼蜗档。

    “那都是借口,反正我的修行境界要比你高!蓖跣囊堑靡獾囊⊥坊文。

    “那我们要不要比一比?”宋晓冬问王心仪。

    “怎么比?”

    “比练气呀,比力气啊!彼蜗卮。

    “你是男的我是女的,怎么比?”

    “不是比蛮力,是比真气的力量啊!

    “比就比谁怕谁!

    “那好,咱们赶紧吃饭,吃完饭找个好地方比试一下!彼蜗档。

    “好!蓖跣囊谴鹩。

    “咱们要不要赌点什么的?”宋晓冬问王心仪。

    “你想要赌什么?”王心仪问宋晓冬。

    “比如说你输了你就亲我一口什么的!彼蜗衿鹆称だ。

    “哈,你竟然打起我的主意来了,你不是嫌我胖吗?上一次你非礼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蓖跣囊窍肫鹕弦淮嗡蜗约喊茨κ焙蚍⑸霓限蔚氖虑。

    “我什么时候非礼你了?你可不要瞎说啊,你怎么能够凭空污人家清白?我宋晓冬做事光明磊落,不近女色,什么时候非礼你了?”宋晓冬摇头晃脑,表示不认账。

    “好啊你,脸皮真厚,衣冠禽兽,敢做敢当他是男人,哪像你,坏事做尽连承认都不敢!蓖跣囊撬档。

    “我做什么坏事了?”宋晓冬装疯卖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第三千零二十八章按摩

    “就是上一次你来我家的时候,你说你要给我…”王心仪说了一半脸上一红,突然间不说了。

    “我要给你什么?”宋晓冬坏笑道。

    “按摩!蓖跣囊茄沟土松。

    “什么?”宋晓冬假装没听见。

    王心仪把自己的身子缩成了一团,向后退去,低着头看向自己桌子下面的大腿。

    “你说你要给我按摩,结果!

    “结果怎么了?”

    “坏死了你都!”

    “我,我有了反应,你都看见了,我沙发都湿了!蓖跣囊撬祷吧粼嚼丛叫,低下头来,脸上耳朵上和脖子上的皮肤都通红通红,好像新生的婴儿一样。

    “那怪你,怪你要么是太敏感了,要么就是太,我不说了!

    “怪你!”王心仪轻轻地拍了下桌子。

    “你别以为我傻,回去之后专门查了那几个穴道,都是用来…”

    “那当然只是副作用了,你查的不全,一个穴位难道只有一个作用吗?虽然说对吧,可能会产生一些尴尬的副作用,但是确实是能够让人放松身心减轻疲惫的!彼蜗票。

    “你坏死了!”

    “要不要我再给你按摩一次。俊彼蜗Φ。

    “想得美你!就知道调戏我!你老婆那么多,我都见过面的,杨雨诗大小姐,楚仙灵大小姐,你家里还有好多老婆的,个个都比我好看,你到底看中我哪里呀?”王心仪问道。

    “这个嘛…我也说不好…”

    “你只是单纯的想调戏我而已,你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那我们还赌不赌了?”

    “赌一点正常的!蓖跣囊腔卮。

    “没有正常的!

    “那不赌了,反正你的炼气境界没有我高!蓖跣囊撬档。

    “开什么玩笑?我先天就有一道木系灵气,之后的几道真气又都是孟章神君替我锤炼过的,无论是属性上还是精纯度上,你都不可能比得过我,充其量你也不过就是修行境界比我快,可能第四道真气会比我要强那么一丢丢,但是你的根基并没有扎实,虽然你也从小练起,但是你带着娘胎气出生的吗?”宋晓冬问王心仪。

    “你这种天生的人1万个里面也没有一个,我当然没有了!

    “那你还好意思说你的炼气境界比我高?”宋晓冬问道。

    “反正就是!蓖跣囊且豢谝Ф。

    “那敢不敢打赌?”

    “赌就赌,输了的话,你要喊我老师!

    “你输了的话,你就得让我亲一口!

    “你!”

    “你敢不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先天的天生的又怎么样?后天不努力也是一样会被超越的!蓖跣囊撬档。

    “那咱们就走!

    “去哪。俊

    “随便找一个人少的地方!彼蜗卮。

    “我不要和你去人少的地方!

    “我还能把你怎么样了?”宋晓冬问道。

    “那谁知道了,你坏!

    “你练气境界不是比我高吗,我还能把你怎么样。俊彼蜗Φ。

    “哼!

    “其实吧,我知道一个好地方!蓖跣囊撬档。

    “哪?”

    “大冬天的,这么冷,也就这么一个地方好去了!蓖跣囊墙幼潘。

    “哪?”

    “东环路那边,有一家温泉!

    “好,那咱们就去!

    “嗯!

    王心仪开车来的,带着宋晓冬去泡温泉。

    这是一家室内温泉,宋晓冬直接包场,室内装饰极为豪华,一条长长的温泉池从南到北,温泉水散发着热气,水中漂着玫瑰花瓣,头顶上是金碧辉煌的穹顶,和散发着五光十色的水晶宫灯。

    宋晓冬穿着浴袍,坐在温泉边,双脚在水里面踢踏。

    王心仪裹着一身浴袍,光着脚向宋晓冬走过来。

    “你选的这个地方不错呀!彼蜗獾拇蛄苛艘幌轮芪,对王心仪说道。

    “你也真的是有钱任性,还直接包场,你看外面那些人,肯定都在骂咱们两个!蓖跣囊侵噶酥竿饷。

    “没钱泡什么温泉?没钱回家去淋喷头好不好?”宋晓冬说道。

    “哎呦呦,听你这口气,和个土大款一样!

    “事实嘛!

    “下水!蓖跣囊且滤。

    “等等,咱们先决出个胜负来啊!彼蜗酝跣囊撬档。

    “那也好!

    “怎么比?”宋晓冬问道。

    “以前我还在家的时候,我们晚辈们在一起,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比较力量和技巧的小方法!蓖跣囊撬档。

    “什么方法?”宋晓冬问道。

    “你站起来!蓖跣囊抢鹚蜗母觳。

    “啊!彼蜗酒鹄。

    “伸出一只脚来!蓖跣囊撬档。

    宋晓冬照做。

    “我也伸出一只脚呢,两只脚一前一后,咱们两个人伸出来的脚,互相绊在一起!蓖跣囊撬档。

    “好!

    “然后呢?”

    “然后你把手给我!

    王心仪把宋晓冬的手一把抓住。

    “咱们两个人手抓着手,只用这一只手,谁的脚动了谁就输明白了吗?”王心仪问宋晓冬。

    “这不是小的时候玩的那种游戏吗?”宋晓冬问王心仪。

    “是呀,但是这种方法,非常能够考验一个人的力量和技巧以及反应速度的!蓖跣囊撬档。

    “那咱们就来试试!彼蜗档。

    “好,三,二,一!

    王心仪有四道真气,全身上下如同铁板一般,再加上小的时候又经:妥约杭依锏耐肀裁且黄鹄戳废,所以非常擅长这种角力,宋晓冬知道这一点,所以使用了一点技巧,把自己全身上下的真气都汇聚到了之前白流珠指点过的先天真气上。

    两个人同时用力。

    “什么?”

    真正用力的时候王心仪大吃一惊,因为王心仪虽然将四道真气都汇集在了一点同时发力,打出了超强的力量,可是却没有想到宋晓冬居然道真气都融合在了一起,汇集成了一股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的巨流,用力辗转腾挪的过程中,几道真气之间完全没有力量的中断和缝隙,论力量明显要高出王心仪一筹,结果宋晓冬不小心用力过猛,直接把王心仪给扯向了旁边的温泉池。

    宋晓冬伸出手来想要把王心仪给拉住,结果没想到一个不小心,仅仅是扯住了王心仪的浴袍,而王心仪本人在光溜溜的直接掉进了温泉池里面。

    第三千零二十九章愿赌服输

    “!”王心仪一声惊声尖叫。

    “哗啦!”宋晓冬反应过来,把宽大的浴袍直接扔下了水去,正好盖在了王心仪的头顶。

    王心仪在水中把浴袍穿好,湿淋淋的好像一个被水浇了的小黄鸡一般狼狈不堪。

    “我赢了!彼蜗驹谕跣囊堑拿媲。

    “你耍赖!”王心仪不服气。

    “愿赌服输,我怎么耍赖了?”宋晓冬问王心仪。

    “你不是说你有四道真气吗?为什么你只用了一道?”王心仪问宋晓冬。

    “我全身所有的真气都用了好吗?”宋晓冬说道。

    “你胡说,你只用了一道真气!蓖跣囊撬档。

    “我这一道真气也是用四道真气汇集成的啊!彼蜗档。

    “真的吗?”王心仪将信将疑。

    “当然是真的了,我如果只用一道真气,怎么可能赢得了你?”宋晓冬问道。

    “你这是和谁学的本领?”王心仪问道。

    “怎么了,你想学。课铱梢越棠,前提是你要喊我老师!彼蜗档。

    “你要喊我老师!”

    “凭什么呀,你又打不过我?比练气的境界你也赢不了我,为什么还要我喊你老师?”宋晓冬说道。

    “因为我先做的你的老师!蓖跣囊撬档。

    “这倒是…”

    “凡事都讲究一个先来后到,我先是你的老师,所以我一辈子都是你的老师!蓖跣囊撬档。

    “刚才不都和你说过了,现在老师根本就不是终身制的了,都是合同制的,合同到期了就解除关系了,你已经教会了我观水之法,我们的师徒关系就解除了,现在我们应该互称道友!彼蜗档。

    “呸!”

    “什么态度!你说了,让我亲一口!”宋晓冬撅着嘴把脸凑到王心仪的脸上。

    “不要!”王心仪转身就跑。

    “你还能跑得了?”宋晓冬笑道。

    “你抓到我!”王心仪的身影快如闪电。

    毕竟王心仪现在的修行境界还是比宋晓冬要高,宋晓冬和王心仪虽然两个人都是拥有四道真气,但是王心仪对四道真气的修炼进度要比宋晓冬快多了,因为王心仪每天无所事事,整天都在练气,而宋晓冬回家了要陪老婆,出来执行任务就要拼命,根本就很少有修炼的时间。

    练气境界的差距主要体现在速度力量和反应上,王心仪的修行境界在宋晓冬之上,就意味着王心仪的速度和力量都比宋晓冬还要大,也就是说,宋晓冬应该根本就追不上王心仪。

    可是,王心仪忘记了自己传授过的观水之法。

    也根本没有想到宋晓冬已经把自己传授的这项原本用来打坐和平心静气的功法应用并且发展的炉火纯青出神入化,宋晓冬已经不仅仅能够在自己的脑海中,在灵台紫府中化出一片水来,甚至还能让这一片水蔓延到真实的外部世界,来影响外部的情况,通过精神力量来影响物质世界。

    王心仪的身影如同闪电一般,沿着长长的喷泉池子的边沿跑出了老远,而宋晓冬则站在原地轻轻的一跺脚,全身的真气汇集到头顶的玫瑰花瓣形状的凹陷印记上,发射出了一连串的水波纹。

    “嗯?”王心仪猛然间感受到了一种凝滞的主力把自己包裹了起来,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无论自己想要往什么方向运动,总是能够感受到一种阻碍自己的力量,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在水中游泳时所承受的阻力一样。

    但是和水不一样,自己感受到的这种阻力要比水带来的那种压迫感要强烈得多,王心仪感觉自己好像是在泥浆池中游泳,所有的动作都变得异常的沉重和缓慢。

    宋晓冬已经把整个温泉池子包场了,整个室内温泉厅里面只有宋晓冬和王心仪两个人,王心仪不用回头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宋晓冬做的鬼,于是回过头来看一下宋晓冬。

    宋晓冬站在原地,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而王心仪则能够感受到力量是从宋晓冬的脑门上逐渐向自己散发和辐射过来的。

    “这是什么?这种感觉好像有一点熟悉?”王心仪问宋晓冬。

    “你倒是跑。俊彼蜗ψ盼释跣囊。

    “这是水吗?你什么时候拥有这样的本领?”王心仪挣扎着疑惑的问宋晓冬。

    “都是老师教的好!”宋晓冬说着向王心仪一点一点的走过来。

    “我什么时候教你了?”

    “老师你教我的观水之法你自己都忘了吗?”宋晓冬问王心仪。

    “我教你的东西是用来打坐的,你居然?把观水之法应用到了这种程度?”王心仪心里暗暗吃惊,想不到自己只是传授给了宋晓冬一些非常粗浅的东西,而宋晓冬自己居然无师自通的把观水之法的高级的那部分内容自行研究透了,这种悟性实在是让王心仪自叹不如。

    “你是说是你自己想出来的?”王心仪问宋晓冬。

    “也不全都是,咱们中央063办公室有一个叫做雷响的人你知不知道?”宋晓冬问王心仪。

    “知道,经常把我们这些隐世大家族里面跑,想要来挖一些人,结果都被碰得一鼻子灰!蓖跣囊腔卮。

    “我是看了他的能力之后才想起来的,我觉得雷声竟然能够从脑子里向外散发,那我脑子里的水很明显也是能往外排的啊!彼蜗档。

    “哈哈哈哈!

    王心仪被宋晓冬给逗笑了。

    “你脑子里确实进水了!蓖跣囊撬档。

    “我这绝顶聪明的脑瓜,还进水了,你教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我,你这功法练到最后居然能够这么厉害?”宋晓冬问王心仪。

    “我就没觉得你能够练到这个地步!蓖跣囊腔卮。

    “那你就小瞧我了不是?”

    “其实吧,我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过!蓖跣囊撬档。

    “我吧其实也是机缘巧合!彼蜗档。

    “哦?”

    “有一次我出任务,在海边吗,然后我闲着无聊就打坐,你知道我天生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能力!彼蜗档。

    “感觉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