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王小说 > 穿越小说 > 组团穿越到晚明 > 第七十章 韩敬被打脸
    “任之,不是为兄非要鸦占雀巢,只不过,这总督府你再住下去,有点不妥吧?”韩敬道。

    “简与兄,不知有何不妥呢?”王兴笑眯眯地问道。

    “任之,你现在不是川陕总督了!焙刺嵝蚜艘痪。

    “是啊,简与兄,我知道啊!蓖跣思绦吧。

    “王兴,你既然知道不是总督了,怎么还有脸占着总督府不走?韩大人念旧情,不好意思说你。咱家可跟你没有交情,你若不搬走,可别怪咱家不客气了!焙疵挥兴祷,倒是旁边那个来传旨的太监不干了,阴阳怪气地威胁开了王兴。

    “噢,不知公公如何称呼。俊蓖跣诵睦锖庖簧,问那太监道。

    “咱家是九千岁的干儿子,叫刘克敬!蹦翘喟寥坏。

    “原来是九千岁的干儿子,失敬失敬!蓖跣诵α诵Φ:“刘公公的干爹是九千岁,那王某问一句,你亲爹是谁?你还记得么?”

    “哈哈哈……”前来听旨的陕西大员全数聚在堂上,听王兴如此促狭,以洪承畴为首,都哈哈大笑起来。

    “刘公公,恐怕你眼里只有你干爹,把你亲爹给忘了吗?”洪承畴指着刘克敬问道。

    刘克敬被王兴和洪承畴两个损友一挤兑,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心下大怒,用手一指王兴:“大胆,你一个致仕之人,竟敢对本公公不敬?”

    “断指!”王兴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无文早就气坏了,只是王兴不发话,他也不敢轻举妄动。见王兴下了令,无文欺身上前,众人还没看清呢,就见刘克敬刚才嚣张的手指已经被折断了。

    “你,你大胆!”刘克敬痛彻骨髓,仍然没让他认清形势,兀自咬着牙、瞪着眼斥责王兴。

    “让他闭嘴!蓖跣擞掷淅涞厮盗艘痪。

    话音一落,随着“啪啪”再声,刘克敬的双颊就肿了,一张嘴,吐了一口血,血里还带着两颗后槽牙。

    “真特么晦气!我虽然致仕荣养,但还是太子太保,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置嘴的。扔出去!”王兴冷冷地说了一句。

    也是话音刚落,刘克敬的身子就已经“啪”地一声摔到院子里。

    “王兴,本督念旧情,不愿与你撕破脸,你强占总督府不说,怎么还敢打天使?难道就不怕本督治你罪吗?”韩敬一看王兴毫不留情地打了刘克敬,这是赤祼祼地打他这个新任总督的脸啊。叔能忍婶可不能忍!

    “呵呵,简与兄,一个认贼作父的小人而已,打就打了,简与兄可以奏报皇上,让皇上治我的罪就行。至于你说我强占总督府,我却是很不明白!蓖跣硕陨虾词,仍是笑眯眯地。

    “你不搬出去,给本督腾地方,难道不是强占?”韩敬怎么觉得王兴的笑,有一种嘲讽呢,而且,王兴把自己的名字跟认贼作父的小人那句话连起来说,怎么听怎么是笑话自己。心下大怒,再不顾忌脸面了。

    “哦?你是说这个啊,忘了告诉你了,这个总督府是我的私产,因为我爱这里的环境,就把私宅改为总督府了。简与兄,莫非我住自己的府邸也算强占?”王兴笑眯眯地问道。

    什么?总督府是你的私宅?什么时候成你的私宅了?韩敬不解地望向洪承畴。

    “韩大人,王太保说的没错,川陕总督在王太保之前并无此职,所以西安向来没有总督府,王太保就职以后,就买了这处宅子,改为总督府。大人如果不信,可以看一看房帖,房主是王太保,而不是官府!焙槌谐氪鸬。

    “你,你怎么不早说?”韩敬明白,这回算是让王兴彻底给打脸了,尴尬之余,只好质问了洪承畴一句。

    “韩大人,您不也没早问不是?再说了,宣旨之前谁知道王太保的总督之职被免?宣旨之后,您也没问这个宅子的归属,是吧?可能大人想当然地认为这所宅子就是总督府,也有情可原!焙槌谐氲。

    “简与兄,刚刚上任,想必公事繁忙,如此恕小弟不留了,请便!蓖跣诵呛堑厮档。

    韩敬见王兴下了逐客令,只好辞了出来。

    来到大街上,他却是不知道去哪里住。

    “洪大人,还请你给本督安排衙署!焙慈松夭皇斓,只好麻烦洪承畴。

    “大人,暂时住的话,去‘泰来酒楼’就可以,那里食宿方便,环境整洁。不过,就是价钱有些贵!焙槌谐氲。

    “贵?洪大人,莫非这家酒楼敢要本督的银子?”韩敬道。

    “韩大人,怕是敢。因为那也是王太保的产业!焙槌谐氪鸬。

    “那就算了。要不就先住驿馆吧,明日你给本督买套房子,或者买块地建个总督府!

    “大人,你也知道官府这些年只顾发展民生了,账上早就没有银子了,现在还欠人家王太保一千六百多万两银子呢,您要是建总督府,怕是得您自己掏银子!焙槌谐氪鸬。

    “什么?洪大人,欠王兴一千六百万两银子?”韩敬一听,差点晕过去,哪跟哪啊就欠他一千六百多万两银子?

    “韩大人,这没有错,不信您可以去查一下账目。这些年所有兴修水利、赈济灾民、军费支出都是人家王太保自掏的腰包。过去他是总督,他把公事当成私事来办,现在人家已经不是总督了,总不能还欠着人家银子吧?这没有道理。坎还,属下对韩大人充满信心,韩大人一定有办法弥补亏损的!焙槌谐牍ЧЬ淳吹卮鸬。

    有办法弥补亏损?我特么有个屁的办法。勘鹚狄磺Я偻蛄,就是一千六百两我特么也拿不出来。

    “洪大人,别开玩笑了,王任之哪里有那么多银子?”韩敬问道。

    “韩大人,王太保这些年可没少赚了银子,洗涤用品、玻璃、服装、书店、报纸,这可都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啊。是不是赚了这么多银子下官不知道,要不,大人查一查?”洪承畴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