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王小说 > 穿越小说 > 隐龙惊唐 > 第七百九十章 抽丝剥茧(一)
    PS :感谢书友“智者无为”投的月票和书友“legion”的打赏,书友们的支持是我码字的动力。

    “陛下,臣无意羞辱你。臣今日蒙陛下召见,只想实话实说。可实话总是难入耳的,若陛下今日想听臣谄媚之言,这……恐怕要让陛下失望了,因为臣从南下之时,就在心中发誓,此生无论对内对外,再不讲一句媚言。臣,从此再不需要向任何人低头!

    李世民怔怔地看着李沐的眼睛,他听懂了,真懂了,李沐话中的意思。

    李沐的眼神很平静,没有羞辱、恐吓,也没有谄媚和示好。

    李沐确实没有羞辱李世民的意思,只是就事论事。

    “你想登基为帝?”李世民终于问出这句今日最该问,又最不该问的废话。

    而李沐也同样回答出了最想说,又最不该自己说的废话,“是!

    “朕可以让位于你!

    “臣洗耳恭听!

    “洗耳恭听什么?”

    “陛下的条件!崩钽搴芷骄,真的特别平静,千辛万苦想要得到的东西,就放在面前,触手可及的时候,反而不觉得那么渴望了。

    李世民真得有些意外,“朕提的条件,你会答应吗?”

    “说不说在于陛下,应不应在臣!

    “好,那朕就说说条件!

    “陛下请讲!

    “朕的文武,包括到现在还效忠于朕的文武,你不得追究!

    “可以,臣可以做到既往不究,给他们一条活路,让他们可以重头来过,但有三人例外!

    “这三人是何人?”

    “房乔!

    李世民就象被踩了尾巴般蹦起来:“房乔乃朕最忠诚之臣,他的手上并没有沾染你父兄的血。你若杀他,朕绝不答应,今日所谈不作数!

    “陛下稍安勿躁,臣没有说要杀他!

    李世民缓缓坐下,“那你是何意?”

    “各为其主,这个道理,臣懂。但房司徒已经不能再在朝堂上了,不合适,想来陛下应该也懂!

    李世民缓缓点头。

    “臣的意思,他该告老还乡了,只要他主动辞官,臣可以给他留爵,颐养天年!

    “朕同意,但房乔必须留在长安!

    “陛下不会不明白,房乔不能留长安吧!崩钽宓难凵裰杏欣髅⑸凉。

    李世民坚持道:“房乔不能离开长安!

    李沐想了想道:“好,但房乔必须隔离居住!

    “好吧!

    “第二个是尉迟恭!

    “他又是为何?”

    “各为其主没有错,但他的手上沾了皇族的血,还有他持血刃逼迫过皇祖父,加上如今他率兵叛逃,死罪不能免!

    “你知道了!崩钍烂窈芤馔。

    “若到现在,连长安城中这些异动我都不能掌握,我怎敢孤身来见陛下?”

    “未必孤身吧?”李世民带着一丝嘲讽道,“你身后此人当是女子,常宝之女常绿云吧?朕听说她身手不错!

    “是!崩钽宀灰馔,李世民若连这些都还不知道,那就枉为天子了。

    “尉迟恭就随你意吧!崩钍烂癖丈狭搜。

    李沐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明白李世民的意思,尉迟恭已经率兵前往松州,要杀他,恐怕不是易事,所以才会如此爽快地答应。

    “第三人是:,他得死,诛三族。敬君弘、吕世衡虽已身死,但陛下追赠的爵位须收回,三族贬为庶人!

    李世民沉默。

    “背主卖主,致父兄丧命,他首罪。若非他,陛下怕没有那么容易杀我父亲和齐王叔吧?”

    李世民依旧沉默。

    李沐道:“陛下不说话,我就当陛下答应了,陛下继续说条件吧!

    李世民睁开眼睛,“朕的皇子、公主你将如何安置?”

    “按前例降为郡王、郡公、县主。陛下放心,我不牵连无辜!

    “好。那再说说如何处置朕吧,你想弑君吗?”

    “想!崩钽逡谰善骄,如同在说一件无关生死之事。

    就象李世民在问,吃了吗?李沐回答,吃了。一般地随意。

    但李世民听得懂,这是李沐的心里话。

    正因为随意,才更真实。

    只有日思夜想的渴望,才会回答得如此自然。

    李世民有些动容,“你刚来长安,朕待你不薄,朕与皇后还收你为义子,若不是你居心叵测,欲为汝父复仇,何至于此?”

    李沐也有些动容,“我本是凉州城一个军户的儿子,为保娘和弟弟的命,为保自己的命,搏了一次命。由此初来长安,只想获得赏赐,赚钱养家,做个安乐有钱人。我还想,有闲暇之时,能为大唐添砖加瓦,尽绵薄之力,也不枉来这世上一遭!

    李沐沉浸在回忆中,“我以为陛下是雄主明君,就算后来得知自己身世,我也存有幻想,对复仇之事有些抵触、懈怠,以至于常大叔和梁仲玉擅自异动。可后来,看得多了,听得多了,我发现陛下并非雄主、明君,陛下的一切言行,皆是表外,无非是以谦恭的假象迷惑臣民,用各种手段来掩盖往日罪恶,骨子里陛下还是个昏君!

    李世民没有暴怒,他静静地听着,“何以见得?”

    “我可以为陛下举个例子,李泰豢养死士,偷袭李家庄一案,陛下暗中派人在皇城刺杀证人李忠,陛下千万不要否认,这非你所为!

    “朕承认,是朕所为,那又如何?朕关爱皇子,这有何错?就算违背了律法,可朕的舔犊之情是真。若换成你,你会杀了亲子或令他下狱吗?”

    李世民看着李沐,嘴角有着一丝嘲讽。

    “不会。我也不会!崩钽迤骄驳鼗卮鸬。

    “那你还以此来指责朕?”

    “但我与陛下的处置方法不同;首臃阜ㄓ胧裢,我做不到。但用罪恶去掩盖罪恶,我自认肯定不会去做!崩钽寮岫ǖ厮档。

    李世民怔了怔,问道:“此话何意?”

    “若我与陛下易位,我会下令彻查李泰一案,绝不会派人暗杀李忠,待案件查清之后,该;沟梅,但我会用皇权去保住李泰,保他不死不废,让他拥有重新站起来的机会。可陛下却用皇权去杀证人,以罪恶去掩盖罪恶,上有所好,下必甚焉,陛下做了一个坏榜样啊。而这,就是我与陛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