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王小说 > 其他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783 陪你活着
    两派斗争自从新帝登基以来,从未停歇。

    只不过比起林宪等人的稳健保守,楚太傅等人属于进攻派,对老派势力疯狂打击,只要找到机会,两边就是水火不容的地步。

    但丞相曾经多次暗示林宪,让他赶紧把小皇帝抓在手里,可如今五年过去,他仍旧没有任何动作。

    这让丞相等人越发弄不清楚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有这等权势,完全可以把新帝架空,可他却没有这么做,甚至放任楚太傅等人把自己手里的权利夺过去。

    当然了,他也并不是没有底线,一旦楚太傅等人太过分,他的反击将是无情而残酷的。

    如今武王这第三方势力突然插入两派斗争之间,打破了原先两派对持的局面,这给丞相等人带来极大的;。

    事后,阎贝为了知道丞相等人到底是打算拉拢武王还是除掉他,特意蹲在丞相府后院,听了三日墙角。

    事实不出她所料,丞相等人意欲拉拢武王。

    只是,楚太傅那边也不甘示弱,两边为了武王,差点撕破脸皮。

    当前局势非常紧张,就连不关注政事的平常百姓们也能够感觉得到这股不寻常的诡异气氛。

    比如,有一位风尘女子衣着不整的出现在正街一事,京门府衙役差点与巡城司官兵们打起来,直接波及到花坊大整改。

    整条花街内花坊全部闭门三日接受整改,这其中的利益纠葛,直接牵连起出一大波朝内官员。

    数十名官员由于在外私办私产,全部革职查办,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倒是让皇上这个中间人坐收渔翁之利。

    这件事的起因说来可笑,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风尘女子。

    京城花坊一条街本应该由京门府,也就是相当于京城花坊街道管理。但由于正街属于巡城司巡查范围,他们认为这女子在这里被抓,应该由巡城司办理。

    若是平时也没什么,京门府不会特意去计较这些小细节。

    但是这一次不同,巡城司司长刘大人与丞相交好,而京门府刘大人是楚太傅门生,被楚太傅一手提拔起来,非常感激恩师的提拔之恩。

    好巧不巧,事发前一日,楚太傅与丞相二人为了武王一事,在洪福酒楼里差点争到掀桌的地步。

    这不,京门府刘大人一听见巡城司的人居然管自己地盘上该管的事儿,想着要为恩师出一口气,带着府内衙役便杀了过去。

    据当时在旁边吃瓜的群众口诉,刘大人一个文人直接挽起袖子就要和武将出生的巡城司司长干架,得亏武王出现及时,这才制止了一场恶斗。

    知道这事儿后,阎贝总算是知道自家夫君为什么这么忙了。

    他既要给丞相擦屁股,又要安抚皇上,完事儿还得训训丞相这帮不听话的手下,能不忙吗?

    好端端的一个人干着人家四五个人的活计,她想想都觉得心疼。

    然后,丞相悲剧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染了风寒,情况相当严重,不躺着就头晕脑胀。

    无法,只能和皇上请病假休养几日。

    然后,一个月没在府内停留超过十小时的林宪回来了。

    托着满身的疲惫,面无表情的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心累”两个字。

    阎贝见他这般,不忍打扰,赶紧把人赶回房去休息,床她都铺好了。

    林宪颔首,走到床边,看到早就整理好的被褥,眉头一皱,侧头看了眼身旁满眼都是心疼的她,总觉得哪里不对。

    为什么他突然回来,她一点都不觉得惊讶?也不问一下原因?

    不但如此,还把床给铺好了,这是早就知道他要回来?

    冷不丁被人用审视的目光盯着,阎贝挑眉问道:“你看我干什么?不是累了吗?赶紧上床休息啊!

    “你......”林宪开口想要问她什么,可才吐出一个你字,人就被推倒在床,剩下的疑问什么的,全被打断。

    “快睡!”阎贝动手把他鞋子一脱,被子一盖,直接摁住他的肩膀不许他起来。

    林宪无奈的看着她,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兴味儿,长臂一揽,直接把眼前这个女人抱在了怀里。

    “哎呀,你想我陪你睡你就直说嘛!毖直聪汾实目醋沤阱氤叩娜,自动翻身窝在他怀里,一点都不害羞的说道:

    “快休息吧,我陪你睡!

    林宪看着主动往自己怀里窝进来的她,烦闷的心情奇迹般的就消失了。

    鼻尖传来若隐若现的茶花清香,那是她身上的味道。

    手上略微用力,把人揽得紧紧的,头靠在她颈间,嗅着她身上的味道,心中烦躁全部平息。

    “都是真的吗?”

    脖颈上有热气吹来,阎贝觉得痒,轻轻打了个寒颤,这才笑着轻声答道:“当然是真的!

    “你......就真的不介意吗?”

    他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也不能当一个合格的丈夫。

    并且,他的确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身上沾满了令人厌恶的血污!

    只是,对她他一直狠不下心来,以至于给自己留下了这个致命的弱点。

    阎贝翻身面对他,面前的人闭着眼睛,她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我一点也不介意!彼闷鹚宦魄嗨,绕啊绕,“你知道吗?越是和待在一起,我就越想了解你,对别人,我就完全没有这样的兴趣儿!

    “对了!”

    绕头发的动作猛的一顿,扯到他头皮,疼得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蛔鲆郧,谁敢这么做,他早一掌拍死那人。

    但因为是她,他硬生生给忍了下来。

    阎贝感觉抱歉的用手给他揉揉被扯到的地方,轻声说:“我还想;つ!

    “林宪,你真想造反吗?”她疑惑的问道。

    似乎是早就在等她问这个问题,他睁开了眼,“你觉得呢?你想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吗?”

    阎贝挑眉,双手捧起他的脸,额头贴着他的额头,微笑答道:“我不想,我就想你活着,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的活着!

    “你陪我活着吗?”林宪轻声问道。

    阎贝颔首,“嗯嗯!”

    “我知道了!

    所以,阎贝,请你一定要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你要是敢先一步离我而去,让我失去这唯一的温暖,我一定会疯的......